祖国网帐号登录

没有帐号?注册

新闻热线 01063878399/01063878355

  • 微信

  • 新浪

  • 移动端

>国家安全>正文

2017年国际核形势分析与未来展望

2018-01-09 15:43 来源:《祖国》杂志

    本文作者:杨承军教授  国家安全委员会高级研究员,火箭军参谋部研究员。
    《祖国》报道  2017年的国际核形势,虽无大风大浪,但是暗涛汹涌,已在孕育着核斗争领域的惊涛骇浪。随着中国国际地位和影响力的提升,随着综合国力、科学技术水平发展,我国承受的各种压力、包括核威胁也随之增大,对此我们应有冷静和充分认识,并做好应对各种意外突发情况的准备。
    2017年涉核事件回顾
    回顾2017年的国际核形势,认为主要有八个情况值得关注和思考。
    一是联合国再次通过对朝鲜制裁决议。2017年,联合国安理会先后通过了制裁朝鲜的2270号、2331号决议,特别是在9月11日针对朝鲜9月3日进行的第六次核试验,联合国安理会一致通过的2375号决议,把禁止朝鲜出口从矿产品、煤炭、海鲜到服装和纺织品在内的几乎所有朝可以合法出口创汇的项目。同时对朝鲜的禁运,已从禁止朝39艘商船在他国的进港停靠、禁止与朝鲜的任何金融往来、大规模限制朝鲜的人员和机构出境,提升到了禁止对朝鲜出口凝析油、禁止朝鲜的劳务输出以及禁止朝鲜在境外的合资与独资企业。致使朝鲜在2017年的对外贸易萎缩近90%。
    二是美国确定更新核武库。美国政府2017年10月底决定,到2046年将对现有核武器进行更新改造,预计总投资在2.6万亿美元。包括:1.海军用新型潜艇替换当前的俄亥俄级战略核潜艇;2.空军研制新型B-21核常轰炸机;3.研发新一代JBSD陆基洲际导弹;4.核弹头更新;5.对三维一体核力量作战指挥系统升级。特朗普总统在谈到向阿富汗增兵时提到,美国政府将投入“大量资金”更新美国核武库;美核政策专家、科学家联合会核信息部主任汉斯·克里斯滕森在接受新华社记者专访时说,美国现有核武器在2030年之后难以使用,因此美国需要对核武库更新换代,以加强核武器的灵活性、精确性和易替代性。
    三是俄罗斯加快研发新型核武器。俄罗斯正在研发、年底将试射的RS-28“萨尔马特”新型液体燃料洲际导弹。该型导弹长32米,重量超过100吨,射程1.1万公里,精度误差150米,可携10-15枚分导式核弹头。其当量是广岛原子弹威力的1600倍,可摧毁相当于整个法国或美国德州面积的地面建筑。该型导弹在飞行控制、精确制导、分导式多弹头技术及使用新材料上,比现役导弹都有了大幅提高。
    四是朝鲜继续坚持弹道发射及核武研发。2017年朝鲜先后进行了12次导弹发射(2月12日,成功试射一枚中远程弹道导弹;3月6日,在平安北道东仓里向东部海域发射多枚导弹,落入日本海;3月22日,从东部元山发射了数枚导弹,均失败;4月5日,从东海岸新浦市发射一枚“飞毛腿”导弹,失败;4月29日,在平安南道北昌发射一枚弹道导弹,升空数秒爆炸;5月14日,清晨5时左右发射,飞行约700公里;5月21日,在平安南道北仓向东部海域发射1枚导弹,飞行约500公里落入日本海;5月29日,发射一枚“飞毛腿”导弹,飞行约450公里,命中误差仅为7米;7月4日,成功发射一枚“火星-14”型弹道导弹;7月28日,成功进行第二次“火星-14”导弹发射;8月26日,发射三枚近程导弹,第一枚和第三枚在飞行中坠落,第二枚发射后即炸毁;11月29日,发射了“火星-15”导弹,飞行960公里后落在日本海),试验的重点是检验武器系统的可靠性、飞行控制、增大射程及水下发射技术等。
    9月3日11时30分,朝鲜在丰溪里核试验基地进行了第六次核试验(北纬41.35度,东经129.11度),引发了6.3级地震。同前五次一样,仍为地下核试验。这次核试验的爆炸当量达到16万吨TNT,威力超过前几次的总和。试验后朝鲜称,要在必要时对关岛、夏威夷和美国本土进行核攻击。
    五是美“萨德”系统在韩国完成部署。几经周折,驻韩美军在9月7日上午强行将4辆“萨德”发射车运入了初步搭建起的星州基地,完成了“萨德”系统部署。截止到2017年底,美国在韩国的六套“萨德”系统已部署到位。该系统每套可同时发射拦截导弹8枚,六套一次齐射为48枚。从拦截能力看对朝鲜和周边国家的威胁是有限的,但与其配套的侦察系统可使我国东北、华北和华东大部地域单向透明。
    六是日本企图利用朝核威胁促进修宪。11月17日,日本首相安倍晋三在第195次国会会议发表演说,强调提升对朝导弹防御能力,并推进修改宪法。日本“继承和发展村山谈话会”理事长藤田高景称,这是安倍企图让日本再次成为能发动战争的国家;据日本《每日新闻》11月12日、13日民调查表明,有66%受访者对为应对朝核问题而修宪表示反对,认为这是安倍在为增强日本军事能力寻找借口。?
    七是世界核材料走私事件频发。国际原子能机构9月12日称,近二十年来,机构共收到275起涉及走私核材料和放射性材料以及相关犯罪活动的报告,在这些核走私活动中,55%涉及核材料,45%涉及放射性材料。在涉及核材料的走私活动中,15起涉及高浓缩铀和钚。期间还出现了332起偷窃和丢失核材料或放射性材料的事件,以及398起未经授权的活动,如非法处理放射性物质或者发现无主放射源(orphan sources)。在67%的核材料或放射性材料丢失和被盗的事件中,丢失或被盗材料在报告时仍然下落不明。
    八是中国高度重视核安全。8月28日至9月1日,第十二届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常务委员会第29次会议,审议通过了《中华人民共和国核安全法》,该法分8章,总计94条;2月25日,国家核安全局官网发布《关于近期核电厂人员行为导致运行事件情况的通报》,该通报分析了16起核事件隐患,一批核电厂被公开点名,预示着中国在涉核信息上正在走向透明,表明了国家对核安全的高度重视。
    2017年国际核形势特点
    2017年的世界核形势呈现出四个鲜明特点。
    一是美俄作为超级核大国的地位没有改变。从2017年3月美国《原子能科学家公报》发布的2017年版世界核力量数据看,当前美俄仍是世界无可比拟的核大国,其战略核武器都具有陆、海、空发射平台。美国核武器特点:高技术含量及信息化水平高、戒备程度高、发射成功概率高、反应速度快;2017年初,美拥有6780枚核弹头,含现役4480枚和300枚已退役未拆解的核弹头。俄罗斯核武器特点:数量多、毁伤威力大、突防能力强。俄拥有7000枚核弹头,包括4300枚处于戒备状态的和2700枚已退役等待拆解的。两国核武器各有所长,但整体核实力旗鼓相当。
    二是美俄都在积极发展适用的核武器。世界现役的核武器普遍威力大、毁伤范围大、精度低,威慑作用大于实战价值。2017年美俄都先后声称要发展威力数万甚至更低TNT当量的战术核武器,把命中误差提高到10米级,还在积极发展低污染、甚至零污染的核武器,让部队能够在核爆后迅速进入战场区域,新一代的核武器将在未来战争中具有更多的实用性。
    三是朝鲜仍在一意孤行地发展导弹及核武器。朝鲜不顾联合国一次次严厉制裁,仍然在倾尽举国之力发展导弹技术及核武器。自2012年3月金正恩执政以来,在短短的五年多时间里,朝已进行89次导弹试验、6次核试验,其频率和力度远远超过了金正日执政时期。朝鲜当局目前的立场,客观上已经将朝核问题的主要责任方由美、朝双方、或者曾经的“美主朝次”,转换成了“朝鲜在前、美国在后”的局面,朝鲜这样做,为西方国家对其发动军事打击甚至“斩首行动”、使日本发展核武器制造了越来越充分的理由和借口。
    四是民用核设施发展速度变缓。由于国际社会几次大的核泄漏事故(前苏联切尔诺贝利、日本福岛等)后续放射性后果仍在持续发酵,致使一些打算和正在进行民用核设施建设的国家望而却步,包括我们援建的核电站。他们看到,有的国家在发生核泄漏事故后,并没有手段和能力去有效应对。这也表明有核国家必须在防、治核泄漏技术上做出务实努力。
    国际核形势的启示与展望
    虽然国际社会一直在努力呼吁并期待核军控、核裁军,但要把这些愿望变成现实,仍然任重道远。
    一是半岛有可能燃起战火。朝核问题已走到“临界点”,2017年半岛军事紧张程度,是1994年第一次朝核危机以来最严重的。目前虽然还不至于爆发核战争,但会因为核原因而点燃对朝核设施打击的战火。2017年以来,有23个国家驱逐了朝鲜大使、或宣布严格限制朝外交人员的数量与活动范围、或大规模收紧对朝鲜人的签证发放。印度、菲律宾、马来西亚、越南、新加坡等国宣布终止、限制与朝鲜的贸易往来。瑞士等国加紧了要求朝鲜偿债的进程。国际原子能机构将朝核导开发造成的威胁,清晰地定位为是对全球和平的威胁。特朗普在8月初表示,奥巴马政府奉行的对朝“战略耐心”政策已经终结、美将转向“最大限度施压”平壤,表示美军“枪已上膛、目标已经锁定”。美国针对朝鲜的军力已经部署到位,各种演习频繁进行,作战方案已进入优化阶段。
    二是世界核武器发展的实用性增强。从有核国家及核门槛(指事实有了核武器而没有被认可的)国家目前的发展投入和研发重点看,今后一个时期世界核武器发展的重点将是五个,即:精度更高,降低命中误差;当量更低,减少附带毁伤;污染更小,发展中子弹和贫铀弹等;反应更快,能够在最短时间实施发射;配套更全,特别是提升战略侦察和打击效果判定的能力。虽然在人类历史上迄今还未爆发过核战争,但随着新型核武器成为投入少、见效快、能迅速达成战争目的的重要手段,因此在未来战争中使用核武器的可能性增大。
    三是中国对朝核问题已尽了最大努力。对于朝核问题,中国一直主张美朝直接对话并,坚持半岛“不核、不战、不乱”原则。从2003年起,中国通过主导三方会谈和六方会谈,通过多种途径劝导朝鲜不要发展导弹及核武,也督促其他各方关注朝鲜的安全关切及各种诉求,曾达成过多个协议。尽管中方已经做到了最大努力和仁至义尽,但毕竟并不掌控彻底解决朝核问题的关键筹码和决定因素。
    毛泽东同志说过,“我们不但要有飞机和大炮,还要有原子弹。在今天这个世界上,我们要不受人家欺负,就不能没有这个东西”,我们真诚希望人类历史上永远不会使用核武器,但严酷的现实使我们看到,实现“零核世界”的唯一途径,就是必须拥有一定数量规模和可靠、有效的核武器,否则,我们在国际核军控舞台上说话就没有份量,也没有能力去遏制核武器的发展并最终消灭核武器。


(责任编辑:李俊强)

上一篇 下一篇

分享到: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