祖国网帐号登录

没有帐号?注册

新闻热线 01063878399/01063878355

  • 微信

  • 新浪

  • 移动端

>中国记忆>正文

纪念刚正将军彭绍辉逝世40周年

2018-04-25 13:58 来源:军事文摘

  曾任中国人民解放军副总参谋长的彭绍辉上将,是一名从雇农成长起来的我军高级指挥员,也是中国人民解放军高级将领中具有传奇色彩的一位。在战争年代,彭绍辉失去了左臂,被人称为“独臂将军”。1955年9月,在共和国首次授衔的1000多名将军中,共有9位独臂将军,而被授予上将军衔的,只有彭绍辉和贺炳炎。


   彭绍辉带着一只右臂,又回到了红军的战斗行列,担任了红34师师长

  彭绍辉出生在湖南省湘潭县韶山冲瓦子坪一个贫苦的农民家庭,16岁时,父亲因劳累加忧愁丢下一家人而去。1926年,湖南农民运动蓬勃开展。那些日子,人民群众个个兴高采烈,彭绍辉更是斗志昂扬。1927年“马日事变”发生后,农会被解散,反动派到处捉“暴徒”。彭绍辉东躲西藏,最后决定离家出走,到韶山冲去找赫赫有名的“毛委员”。当时,白色恐怖相当厉害,四处抓人。彭绍辉举目无亲,又累又饿,正在苦恼之际,他看见不远处竖着一面大旗,许多年轻人围在那里。彭绍辉奋力挤进去一看,原来是国民革命军在招募新兵。彭绍辉想,管他是什么兵,先当上再说。这样既可以度过眼前的难关,又可以学点本事,将来有机会再去找毛泽东。就这样,他成了一名士兵。彭绍辉当兵后,被编到国民革命军第35军1师1团3营12连。

  1928年春,第1师已改为国民革命军独立第5师,彭德怀任第1团团长,团内已有以彭德怀为书记的中共秘密支部。7月22日,彭德怀、滕代远、黄公略等领导了平江起义,彭绍辉也和随营学校一起由贺国中等率领,于7月23日赶到平江,参加了起义行动,成了光荣的红军战士。同年冬天,在黄金洞由黄公略介绍,彭绍辉加入了中国共产党。

  1932年初,蒋介石坐镇南昌,统率30万人马,向中央苏区发动第三次“围剿”。时任红3军团第4师第3团代理团长的彭绍辉,在战斗中先后两次负伤。不久,彭绍辉调任第3师第10团团长,指挥第10团参加了东固方石岭战斗,歼灭了韩德勤师,俘虏了大批敌人。

  第三次反“围剿”结束后,彭绍辉先后担任中国工农红军学校校长、红3军团第5军第1师参谋长等职。1932年6月,彭绍辉升任第1师师长,时年26岁。

  1933年3月20日,不甘失败的敌人又纠集了6个师的兵力,改变部署,由宜黄经东陂直扑广昌。彭绍辉所在的红3军团负责正面攻击。他接到军团长彭德怀发布的“1师担任草台岗主攻任务”的命令后,立即向部队作了战斗动员,星夜率部向霹雳山急奔。战斗非常激烈。经过20多分钟的全力拼搏,彭绍辉率红1师占领了敌人的主阵地。彭绍辉将缴获的几挺轻重机枪交给跟上来的师政委陈硕金等人后,又踏过横七竖八的敌人尸体,和追歼残敌的一线部队一起向溃敌冲去。

  也就在这时,彭绍辉的左臂被敌人的机枪打中,而且连中两弹,血顺着衣袖流了下来。他咬紧牙关,用绷带紧紧扎住伤口,忍痛继续指挥部队向敌人最后防线冲击,直到后续部队第3师赶上来接替第1师继续追歼敌人。彭绍辉被抬上担架时,枪炮声已渐渐稀疏……彭绍辉被送进了医院,由于伤势严重,医生将其左臂截肢。彭绍辉坚决不同意。他心神不宁,非常痛苦,以至产生了难以抑制的悲观情绪。彭绍辉想,自己还年轻,不能没有胳膊呀!没有了胳膊,今后怎么带兵打仗呀!

  听到这个情况后,军团领导彭德怀、滕代远和一些战友纷纷到医院去探望彭绍辉,安慰他安心地救治,鼓励他振作起精神,早日重返前线。这样,彭绍辉才渐渐从悲观和痛苦的情绪中跳了出来,同意切除左臂。在医院的七八个月中,他除了治疗养伤外,就是阅读报刊,利用这难得的机会,坚持学习了一系列马列主义著作。同时,还以惊人的毅力,为重返前线进行顽强的锻炼,学会了独臂打绑腿、骑马等军事动作。彭绍辉出院后,组织上为了照顾他,安排他到地方去工作。彭绍辉执意不肯,他坚决地表示:“我虽然没有左臂了,但还有右臂,还能指挥战斗。只要反动派不消灭,我就不离开战场!”

  这个要求,被当时掌握大权的李德拒绝了。可彭绍辉不罢休,又去找周恩来,提出自己的请求。周恩来看他态度这么坚决,就同意了他的要求。就这样,彭绍辉带着一只右臂,又回到了红军的战斗行列,担任了红34师师长。




  彭绍辉对许多人说:我的命是朱总司令从枪口下捡的

  不久,在光明山一带阻击敌88师的战斗中,彭绍辉又一次中弹负伤,在手术器械、麻醉药奇缺的情况下,他忍痛做了手术,取出了弹头。彭绍辉出院后,即到红15师(即少共国际师)任师长。

  1934年10月,红1方面军开始长征。彭绍辉奉命率领第15师掩护红3军团转移。红3军团刚一行动,敌人就追了上来。为阻击敌军,第15师在石城大脑寨一带摆开了战场,彭绍辉和肖华亲临前沿阵地指挥战斗,战士们英勇顽强、不怕牺牲,打退了敌人一次又一次的进攻,胜利地完成了阻击任务,然后撤出战斗。

  9月,张国焘拒绝接受中央北上方针,扬言要另立中央。彭绍辉听了,心情异常不安。一天晚上,军长和政委都到总部开会去了,他突然接到叶剑英发来的电报,大意是:关系破裂,望你们迅速赶来,跟中央北上。彭绍辉知道事态严重,便与一些同志连夜出发,去赶中央红军。那天晚上,一片漆黑,伸手不见五指。走了三四个小时,在上包座附近,彭绍辉他们被红4方面军总政委陈昌浩发现。陈昌浩将他们堵在路上,训斥了一顿,随后,把他们带到红4方面军总部附近的一间房子里住下。彭绍辉一连两夜睡不着觉,在床上写了一封长信,向朱德报告情况,托红9军团一个同志代为转呈。不料,此信竟落到了张国焘手中。张国焘十分恼怒,派人通知彭绍辉去谈话。

  彭绍辉从未见过张国焘。他走进屋,看到朱德等很多人在开会,正想给朱德总司令敬礼,不料此时,坐在旁边的一个人蓦地站起来,将彭绍辉劈头盖脸地痛骂了一顿,并严厉责问他见了张(国焘)主席为何不敬礼,为什么反对南下和反对张主席,反对成立新中央。说着,竟然掏出驳壳枪,推上子弹,把枪口顶在彭绍辉的胸膛上。在这千钧一发之际,在一旁冷眼观看事态发展的朱总司令站了起来,把那人的枪夺了下来,并严厉地大声喝道:“同志,这是党内斗争!”那个气势汹汹的人手里没有了枪,觉得一口气还没有出完,便抡起手臂打了彭绍辉一个大耳刮子。顿时,鲜血从彭绍辉的嘴角流了出来。彭绍辉一言未发,两眼死死盯着若无其事的张国焘。朱德气愤地喊道:“打人是不对的,这是党内斗争,应该允许同志讲话!”接着,朱德亲切地对彭绍辉说:“你先回去吧!”彭绍辉向朱总司令敬了一个标准的军礼并高声答道:“是!”接着一个后转,连嘴角的血都未擦,朝自己的住地走去。

  后来回忆起这段往事,彭绍辉对许多人说:我的命是朱总司令从枪口下捡的。



  彭绍辉的军事生涯似乎与军事院校有着不解之缘,因而被人称为“校长将军”

  抗日战争爆发后,彭绍辉先是任八路军120师教导团团长,后来又担任了358旅旅长。

  1939年3月,日军对晋西北根据地发动大规模的“扫荡”,企图寻找八路军领导机关,消灭八路军主力。在这紧急情况下,358旅奉命护送由“抗大”、“陕公”、“鲁艺”等单位7000多名男女干部学员组成的“第5纵队”,越过同蒲铁路东迁敌后。


  同蒲铁路是交通干线,日军控制得很严,早已对铁路两侧的村庄实行清剿政策,致使沿途百余里几乎成了无人区。“第5纵队”又都是非战斗人员,要安全顺利通过是十分困难的。彭绍辉非常重视这次护送任务,接到任务后,召开诸葛亮会,组织熟悉封锁线两侧敌情、地形、民情的人仔细研究护送的路线。彭绍辉还派出少量兵力到北线踩路、找向导,并且严密封锁信息,制造假象,将敌人的注意力吸引到北线,然后从南线护送东迁。

  彭绍辉确定护送方案:把“第5纵队”分成3个梯队,并亲自率领1个团进行掩护。彭绍辉利用夜暗行动,三次往返于敌人据点林立、铁甲车昼夜巡逻的同蒲路,把干部学员送了过去。在剩下最后一批人员时,彭绍辉更加小心,又一次研究方案,确定路线,最终全部胜利地完成了护送三个单位学员干部的东迁任务。入冬以后,358旅奉命向晋察冀护送一批弹药。时值寒冬,晋西北高原北风呼啸,大雪铺天盖地。全体指战员们不仅要随时准备对付敌人的铁甲巡逻车,而且还要与严寒、饥饿作斗争。经过努力,最终圆满地完成了任务。

  1939年冬至翌年春,国民党顽固派发动了第一次反共高潮。358旅被调到北线,改为晋绥独立2旅,彭绍辉仍任旅长。1940年11月,晋西北成立军区和军分区,彭绍辉兼任第2军分区司令员。此后一年多时间里,彭绍辉率部参加了数次反“扫荡”战役。

  1943年3月,彭绍辉调任抗大总校副校长。年底以后,改任抗大七分校校长。彭绍辉的军事生涯似乎与军事院校有着不解之缘,因而被人称为“校长将军”。

  1945年8月15日,日本无条件投降,8年抗战胜利结束了。彭绍辉离开了抗大,去了晋绥吕梁军区,任代司令员。6月间,蒋介石悍然撕毁停战协定和政协协议,大举围攻我中原解放区。随后,阎锡山也破坏在太原举行的和谈,调兵遣将,向我晋中根据地发起进攻。

  为了捍卫陕甘宁边区,肃清盘踞在吕梁山区的敌人,从1946年秋到1948年夏,彭绍辉参与指挥了晋西南、汾孝、吉乡、兑九峪、神堂底等战役、战斗数十次,毙、伤、俘敌数万人,先后解放了永和、大宁、交城、中阳等城镇30余座,缴获大批武器、弹药等军用物资,生擒了敌晋西上将总指挥杨澄源、少将参谋长胡芬珍、敌第55师少将副师长张居乾和阎锡山第8行政公署专员孙海丕、敌“同志会”分会主任段书田等,毙敌少将师长侯俊福,在七百里吕梁山区和晋中平川西部广大地区,消灭了阎锡山的反动势力。


  1949年4月,人民解放军第2、第3野战军在第4野战军先遣兵团配合下,发起渡江战役,与此同时,华北解放军对太原的攻坚战也打响了。

  此前,我军华北第1兵团曾于1948年10月5日发起太原战役,并准备在3个月之内攻克之。后因平津战役发起,中央军委为抑留傅作义部在华北以便就地歼灭,于11月16日命令缓攻太原,转入一边监视敌人的行动,一边就地休整。

  太原是山西省的省会,南为平川,北为丘陵,西临汾河,北依罕山,城墙高大,易守难攻。再加上阎锡山的多年经营,筑城坚固,以3000多个各类钢筋水泥堡作为骨干,构成30里纵深的环形防御体系,被称为“反共模范堡垒”。解放太原,必然是攻坚作战,而部队过去缺少这方面的经验。为此,彭绍辉组织部队进行演习。他自己也到演习的官兵中去,同各旅领导干部一起,探讨攻坚作战的指挥、协同、战术、技术等问题,为攻打太原做好思想和技术上的充分准备。

  1949年4月20日,太原战役打响。按照徐向前司令员的命令,彭绍辉指挥7纵队的主力,趁着拂晓之时,疾速东渡汾河,直插小店以北,这是为了歼灭小店、武宿之敌,乘胜夺取外围阵地。7纵队指战员与兄弟部队一起,经过一天的激战,歼灭了敌暂编49师各一部。随后,继续扩张战果,攻占敌据点多处。7纵的另一部,为策应小店地区的作战,在城北风阁梁一带歼敌第68师1个多团和暂编第39师1个营,并用炮火控制了城北新城机场。

  在总攻太原的战斗中,彭绍辉指挥所属部队,配合20兵团歼灭北郊之敌,尔后由大、小北门攻城;同时配合第18兵团歼灭东郊之敌,再由东大门攻城。各路大军协同作战,终于攻克了阎锡山多年经营的老巢太原城。

  太原战役后不久,彭绍辉奉命率领部队进军西北。此时,他带领的第7纵队已整编为中国人民解放军第7军。

  7月10日,扶眉战役拉开帷幕。经过4天激战,彭绍辉率第7军协同第18兵团全歼敌8个整师另3个整团,共4万余人。扶眉战役后,彭绍辉的第7军又参加了陇东追击战,从陕西一路打到甘肃。8月3日,解放陇东重镇天水。不久,彭绍辉接到贺龙的电令,要他率第7军配合18兵团,抑留胡宗南部于秦岭、巴山之间,保证第2野战军突入贵州,完成对西南国民党军分割包围的行动。待2野主力完成包围之后,7军向陇南出击,务求全歼残敌。尔后即进军川北,配合主力解放西南。

  时值严冬季节,到处冰天雪地。彭绍辉告别新婚妻子,带领部队出发了。按照贺龙电报上的要求,完成了抑留胡宗南部的任务,保障了南线部队先敌关起川西南大门,使重庆暴露在解放军面前。胡宗南发现上当后,急忙放弃设置于秦岭巴山的防线,仓皇向成都地区撤退。彭绍辉立即率第7军指战员,与18兵团一起,分成三路,紧紧咬住胡宗南部穷追猛打,迅速占领了徽县等战略要地。当彭绍辉和他的部队跨过玉垒桥,歼灭甘川交界战略要地碧口的守敌并占据这里时,左路部队在贺龙的亲自指挥下,连克凤县、留坝、褒城,解放了陕南重镇汉中,并越过天险,歼灭了沔县以西大安驿之敌,跨过嘉陵江,突破剑门关,占领了梓桐、绵阳、德阳,到达广汉一线。至此,人民解放军南北两支大军完成了对胡宗南的战略包围。




  彭绍辉理直气壮地说:“我知道这样做他们会给我贴大字报。有真理在,我不怕。”

  1954年10月,彭绍辉被任命为中国人民解放军副总参谋长。1960年1月,再次任中国人民解放军副总参谋长。在中央军委的领导下,彭绍辉指导了编制、装备、侦察、防化、气象和民兵等一系列工作。

  “文化大革命”期间,彭绍辉同林彪、江青反革命集团进行了针锋相对的斗争。他还尽力保护其他老干部。当有些同志被诬陷,受审查,甚至被说成是“叛徒”、“特务”时,只要彭绍辉知道是冤案的,他就主动写证明材料,说明事实真相。当这些同志还在被隔离、关押时,他多次冒险前去探望。有人贴出大字报,题为《彭绍辉探监》。彭绍辉理直气壮地说:“我知道这样做他们会给我贴大字报。有真理在,我不怕。”

  1978年4月22、23日两天,彭绍辉精神恍惚,面色苍白,他对夫人张纬说:“这两天我胸、背部痛得厉害,和过去伤口痛不一样,贴止痛膏,吃止痛药都不管用。”张纬劝他去医院检查,彭绍辉摇摇头说:“还有许多工作等着要做。”4月25日凌晨,彭绍辉的病情突然恶化,胸部夹层动脉瘤破裂,不幸去世,享年72岁。令人敬佩的是,只读过两年半书,只有一条胳膊的彭绍辉,竟几十年如一日坚持写日记。在长征途中的马背上,在延安的窖洞里,在前沿的堑壕里,他从不中断。今天保存下来的二百多本日记和笔记,摞起来足有两米高。这些日记和笔记既是党和军队的宝贵财富,同时也真实地记录下了彭绍辉奋斗的一生。(李志)


(责任编辑:黄婷)

上一篇 下一篇

分享到: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