祖国网帐号登录

没有帐号?注册

新闻热线 01063878399/01063878355

  • 微信

  • 新浪

  • 移动端

>爱国工程>正文

如果有来生,愿为国牺牲!致敬致哀26岁武警战士李保保

2018-04-27 14:39 来源:军报记者微信

愿得此身长报国,何须生入玉门关。

4月24日下午3时38分,钢铁战士李保保走了

在他的日记里,写着这样一段话:

“如果有来生,还愿为国再牺牲!”

李班长,一路走好!


突然而至的冷空气和雨水,让上海的天异常阴冷,宛如回到了萧瑟的初冬。在上海同济大学附属东方医院的病房内,年仅26岁的武警特战队员李保保的病床前围满了亲人和战友。此时的李保保已经不复往日的壮实,他的脸颊苍白,皮肤紧紧包裹着颧骨,眼窝因为剧烈疼痛导致的多日失眠而显得有些通红,胸口已经看不见起伏。就在一天前,静卧在病床上靠呼吸机维持着生命的李保保在剧烈疼痛刺激下,手脚还会无意识地抽动,喉咙还在努力发出呼哧的声音,昏迷中的眼睑还会偶尔抖动,这些代表他还在与病魔战斗的痕迹此时已经完全消失。陪护长达八个月的战友邵引路握着李保保冰凉的手潸然泪下,他轻声呼唤着“班长,等你醒了我们就回部队去”。

下午15时38分,李保保的心电图拉成了一条悲伤的直线。这个与病魔贴身肉搏300多天、百般折磨从未言痛的钢铁战士终于离开了深爱的部队和战友 。“敬礼”在威严庄重的口令下,所有闻讯赶来的武警特战战友肃立敬礼、病房里的医生护士也停下来手中的工作肃立敬视,邵引路和李保保的老父亲轻轻的将白布盖上了李保保年轻的脸庞。自医院十天前给战友李保保下达病危通知书后,邵引路至今都没合过眼。最后看一眼面色苍白,已经瘦脱了形的李保保,这个同班的战友再也忍不住泪水,大颗的泪珠打湿了面前的白布,沁入了李保保的躯体。“战友一路走好”。

愿得此身长报国,何须生入玉门关。在李保保的日记里,写着这样一段话:如果有来生,还愿为国再牺牲!

李保保是武警上海市总队机动第二支队特战一中队班长。去年4月,李保保在西部某地担负执勤任务,因胃部恶性肿瘤恶化吐血,倒在了执勤的路上,回沪后,被确诊为胃癌晚期。李保保住院期间,武警上海总队朱宏司令员、徐国岩政委多次到医院探望,鼓励他说:“特战队员是不怕苦、不怕死的钢铁特战勇士,无论何时都要保持战士的冲锋姿态与病魔战斗。”

“当兵不图啥,只想为国做点啥。”

陕西甘泉,李保保就出生在这片红色土地上。当年,李保保的祖父就是从这里参加解放军打遍了全中国。李保保是听着红色歌谣和革命故事长大的,在这个红色家庭里,男儿生来扛枪打仗保家卫国的意识根深蒂固。因此,李保保名字即是“宝宝”的谐音,也是保国保家的寓意。

2010年12月,刚满18岁的李保保应征入伍。刚到部队时,在新兵思想问卷调查“入伍动机”一栏,李保保写到:当兵不图啥,只想为国家做点啥!想为国家做点啥,那要看能为国家做点啥!

在全训支队,军事素质是饭碗工程,先当一名特战队员,才有资格为国干点啥。从小被全家人捧在手心里长大的李保保,身子薄、底子差,想进特战分队还差很大一截。武警上海总队机动第二支队一大队教导员李峰这样说:“不行就练,在保保身上有股不服输的轴劲!”

在特勤中队,特战队员喜欢炫绝活,靠两个中指完成一套单杠二练习动作。李保保既羡慕也嫉妒,私下里只要有时间,就泡在器械训练场苦练,手指磨破了,贴上一层又一层创可贴继续练,硬是苦练了一个月,不仅能完成标准的拉杠动作,还破了特战分队纪录。

凭着一股轴劲,李保保奋起直追,虽然成绩一般,但有惊无险通过特战选拔,加入作战队。特战分队训练苦、强度大,与李保保一同选进特勤中队的15名上等兵,在两年后仅剩他1人继续留在特勤中队。李保保坚守的过程中,收获的是军事技能的累积,到了第一期士官服役期满,已成为中队军事训练的佼佼者。

2012年4月,李保保被选派参加总部侦察兵集训。面对从未接触过的新侦察装备,李保保抱着说明书研究半天摸不着门道,每到晚饭后,李保保都会拿着说明书盯着教员,一股子打破砂锅问到底的轴劲,硬是把性能摸了个透,成为第一个熟练使用软管窥镜的队员。结业考核中,他以侦察专业全优的成绩获得华东片区总分第3名。

2015年8月,中队支部发展党员,李保保得票第二,但李保保主动提出不入党。李峰心下疑惑,之后没等到李保保的入党申请书,却等到了李保保的请战书,李保保严肃地说:“我觉得自己距离党员的标准有差距,希望组织能在任务中考验我!”第二年完成一次重大任务后,李保保才主动提出入党。

在中队,李保保是出了名的轴。新兵陈臻良因为女友分手而情绪低落,李保保天天拉着他做工作,最后陈臻良被他的诚恳和轴劲打动,放下了思想包袱;李保保为班长夏敏理发后,总觉得不满意,满院子追着要精修,最后连续理了3次才满意……

“战时不怕死,才能彰显真本事!”

“不去战场走一遭,不算合格特战兵”。2015年4月,李保保第一个向中队支部提交了请战书,远赴西部某地担负维稳处突任务。

“就你一个弟弟,去那么远的地方执行任务,全家人都不放心。”闻听李保保要去外地执勤,大姐李玲玲多次劝阻,但李保保铁了心要去。李保保说:“我是一名军人,是特战队员,只有上战场,战斗在第一线,这样的人生才有意义。”

西部边陲,空气干燥、多尘、昼夜温差大,像刀子一样的风沙,吹的脸生疼。不到两个月,李保保的手和脸开始干裂,尤其是手掌上的裂纹很大,稍微用点劲,血就会渗出来,拿枪训练疼痛难忍。即便这样,李保保硬是撑着,一个科目也没有落下。

李保保不怕苦,更不怕死。在日记里,李保保写道:“生命的宝贵在于仅有一次,但是关键时刻怕死退缩,当兵苦练来的本事还有意义吗?即便有危险,我也愿意当一个为战友挡子弹的人。”

的确,每次外出巡逻,李保保总是走在最前面,把战友护在身后。李峰至今还记得,2015年10月,他带领特战分队奉命捕歼一伙犯罪分子。李保保是主力队员,强顶着高原反应,在山地上奔袭数十公里后,成功将犯罪团伙围困在一个山头。

“一组正面主攻;二组迂回牵制,到达攻击位置后报告……”李峰让李保保迂回牵制。山头险峻陡峭,李保保冲在最前头。在不足百米的距离时,居高临下的暴徒开始负隅顽抗,不断投掷长矛、巨石,试图阻挠正门进攻的战友。李保保挺身而出,依托掩体冷静射击,为战友全歼犯罪分子赢得宝贵时间。

一年的参战轮训很快过去了,2016年11月,回到上海没多久的李保保再次提交申请,请战重返熟悉的反恐战场,他理直气壮地对中队长余京金说:“我是老兵,熟悉当地情况,不让我去让谁去?”以老带新,也是中队的初衷,6名具备维稳经验的骨干跟李保保一起再次重返战场。

第二次踏上边疆,比第一次任务更重。同行的战友徐益州说:“有时要连续执行任务12个小时以上,李保保顾不上吃饭,就在路上随便吃点干粮,简单填下肚子。”期间,数次出现胃部胀痛、胆汁反流等症状,但他闷着不说,一直咬着牙坚持。2017年4月,李保保因为胃部疼痛难忍,被送到了附近的卫生所,病情缓解后,李保保出院归队安心静养。

边陲早春,冰雪消融,看着战友们热火朝天的训练,李保保心里急得直痒痒。他知道,反恐战位“一个萝卜一个坑”,少一个,战斗力就减一分。一天,营区急促的警报响起。“有战斗!”李保保从床上猛地弹起,按照战斗着装,带着队员登上巡逻车赶到事发地。尽管后来得知情况有误,只是虚惊一场,但他依然不肯从战位上下来,左手握拳死死顶住阵阵发痛的胃部,右手牢牢握着手里的钢枪,最终因体力不支,倒在了巡逻的路上。带队排长魏逸博感到李保保频繁胃痛,心里担忧,但他老是说没事,每天吃大把的止痛药。于是瞒着李保保,为他申请到300公里以外的地区医院检查。3天后,李保保的胃部病里切片报告显示:胃部恶性肿瘤,建议转院治疗。

魏逸博拿到报告后,脑子一片空白。就在一分钟前,李保保刚把继续延期留下来执行任务的申请交出来。这时,离任务结束还有7天,看着满脸兴奋的李保保,魏逸博宁愿相信是误诊。经报部队同意,当天晚上,魏逸博“谎称”需带李保保提前回上海汇报工作,连夜飞回上海。李保保临行前还不停地叮嘱战友:“床铺别撤,过几天我还要回来继续执行任务。”

“病魔打不垮,一心为国战沙场。”

回到上海后,总队、支队领导着急上火,找遍上海各大医院专家会诊,最终李保保被确诊为胃癌晚期。武警总队医院肿瘤科主任陈坚说:“李保保的病情是非常严重的,已经到了晚期,那种钻心的疼痛是常人难以忍受的,我们科所有医生看了以后,都感到非常震惊,也只有经过战场洗礼的特战队员才能如此难熬的痛楚。”

噩耗传到老家,父亲似乎一夜之间白了头。家人连夜赶到医院,年迈的父亲,佝偻着身体趴在重症病房前,隔着玻璃看着心爱的儿子,怎么都不敢相信眼前十分健壮的保保竟患如此重病,心痛的泪水顺着岁月刻刀留下的皱纹直往下流。

李保保的病情同样牵动着全支队官兵的心,轮战归来的战友轮流到医院看望。他们还在中队做了一个“保保信箱”,将祝福语写在卡片上,定期送到医院,为李保保加油鼓劲。

躺在武警上海总队医院病床上的李保保,心心念念的也是昔日的战场和共同战斗过的战友。与病房一墙之隔的就是机动大队的训练场,他平时总爱趴在窗头看战友训练,眼神里满是羡慕。

其实自从住进重症肿瘤病区的那一刻,李保保已经知道自己的病情,为了不让家人担心,自己强撑着忍住疼痛,向冲锋的战士一样与病魔作斗争。

在医院,陪护战友邵引路每周更换中队教育训练计划表。李保保只要身体有点好转,就在病房里练体能,他担心少训练一天就会拖中队一天后腿。

1月10日,习主席向武警部队授旗并致训词。强军的号角吹响,李保保再也坐不住了,他不停在病房里打转。疼痛稍有缓解,就换上运动鞋在医院的花园里跑三公里,直到被医生喝止。

随着化疗的深入,李保保能够完成的基本训练越来越难。躺在病床上,他开始学习《国内外反恐战例研究》《反恐怖战斗主要战法》等书籍资料,不时摘抄笔记,撰写心得。他对邵引路说:“帮我保存好,以后回中队执行任务一定还用得上。”

因为病情加重,李保保的情绪反复无常。一天病情发作,李保保难忍剧痛,把床头的书给撕了,还冲邵引路大吼大叫。邵引路眼泪直打转,不是委屈是心疼。缓过劲来,李保保向邵引路道了歉,他看看床下已经积灰的哑铃,脱了衣服走到洗漱间,看见镜子里憔悴的面容和开始隐隐发黑的腹部,握紧了拳头咬着牙对邵引路说:“疼痛打不垮我,我会抗争到底。”

严冬过后是暖春,望着窗外的满眼苍翠,李保保的心思又飘到了那个魂牵梦萦的地方。春天来了,达瓦昆的风沙又该起了,岳普湖的红柳也该抽出新芽了吧。一天,李保保对邵引路说:“帮我买一盆沙棘吧,看到它就能想起在边疆一起战斗的战友。”

植树节这天,邵引路将一盆沙棘放在窗台上,李保保凝视片刻,突然站立不住病情恶化。转到东方医院治疗时,他嘱托邵引路,把他的沙棘、哑铃和每天坚持写的日记带上。那一刻,李保保念念不忘的不是生与死的选择,而是继续为党为国征战沙场的期许。(来源:文汇客户端)



(责任编辑:赵娜)


上一篇 下一篇

分享到: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