祖国网帐号登录

没有帐号?注册

新闻热线 01063878399/01063878355

  • 微信

  • 新浪

  • 移动端

>中国记忆>正文

陈丕显亲历黄桥战役,披露以7000胜1.5万敌军细节

2018-04-28 11:09 来源:《祖国》


    黄桥战役也称黄桥事件,又称黄桥大捷,是中国人民革命战争史上的著名战例,也是新四军改编以来最著名的战役之一。这次战斗以军政并用、以少胜多、出奇制胜的特点名扬中外。

粟裕“黄鼠狼吃蛇”战术痛歼顽军,报销国民党两名中将

  自我江南指挥部率部过江,苏北顽、我斗争就进入了正面交锋的阶段。韩德勤是蒋介石养在苏北的看家狗。他对我军进驻黄桥,创建以黄桥为中心的抗日民主根据地,以及部队的迅速发展,群众运动搞得轰轰烈烈,抗日宣传开展得如火如茶,尤感如芒刺背。黄桥决战前,他就公开要挟:“新四军如有合作诚意,应首先退出姜堰。”妄图以此迷惑视听,并对我军实力进行试探。殊不料,我军以大局为重、忍让为怀,主动撤出了姜堰。

  韩德勤误以为我军此举是虚弱,急忙亲自指挥他所能调动的36个团,共3万余兵力,包括89军李守维部两个整师、独立第6旅翁达部,外加5个保安旅,一齐向我军扑来。而我苏北指挥部3个纵队9个团,加起来不过7000人,其中战斗人员只有5000余人。同时,八路军南下部队受敌、伪、顽的牵制,再加不习惯于在水网地区行军作战,仍留在老黄河以北;第五支队整训尚未结束,又受津浦路东敌伪的威胁,暂难东渡。这样,我们必须作好无友军战役配合的准备,独自迎战韩顽。

  顽军数倍于我军,如何与敌周旋并战而胜之呢?

  顽我双方对峙之外,还不能完全排除日伪军趁机插手的可能。我们分析,韩顽其时尚不敢公开要求日伪向我军进攻。更大可能是日伪采取坐山观虎斗的态度,只要我以打歼灭战为主,速战速决,估计不至于出现日顽联合攻我军的局面。

粟裕“黄鼠狼吃蛇”战术痛歼顽军,报销国民党两名中将

黄桥战役期间的粟裕和陈毅


  陈毅、粟裕等同志对中央、军委及中原局的指示反复研究,权衡利害,比较得失。他们都认为如果我方被动挨打,则有全军覆没的危险。如果我军将来犯的韩部一路击溃,再行谈判,则可能形成僵持局面,我军仍无法一举取得苏北抗战领导权,并继续向北发展。只有在兄弟部队的战略配合下,立足于独立决战,迅速歼灭韩顽主力,才能干净、彻底地解决问题。这就要求我们以少数兵力歼灭多数敌人,而且速战速决。这无疑带有相当大的冒险性,但只要我们采取的方针正确、战术灵活,就可能化被动为主动。

  10月初,根据已握的韩顽作战密令,大战将在数日内爆发。陈毅、粟裕同志对韩顽的作战计划再三分析,对我军的兵力部署做了详尽安排。

  在黄桥决战全过程中,陈毅同志坐镇严徐庄掌握全局,粟裕同志负责战场指挥。在决战中,我和管文蔚同志一直随粟裕同志行动,动员苏中全党、全民搞后勤工作。

  决战之前在各路敌军中选择首战歼灭对象,是一桩关系胜败大局的事情。一般常规是,先拣弱的下手,后打强的。而这次决战,粟裕同志却出了奇兵,把韩顽嫡系中最强的翁达旅作为首战歼灭对象。

  翁达率领的独立第六旅,可不是一支等闲的军队。它是韩德勤嫡系主力,是韩顽的一张王牌。全旅三千余人,清一色的“中正式”七九步枪,每连有崭新的捷克式机枪九挺,号称“梅兰芳”式部队(即指装备漂亮)。而军官大都是“军校生”,是蒋介石一手栽培出来的上等人才,阵容是够强的。我们之所以敢碰硬,主要是趁敌不备,出其不意,利用“青纱帐”掩护,对立足未稳的翁达旅实施突袭,把它截成几段,使它首尾不能相顾,从而发挥我军优势,分别聚而歼之。

  先打强敌是有点冒险的,但好处却很多。一是“两李”和陈泰运已向我军表示中立,但在韩顽进逼下疑虑重重,如果我先打翁达,把它吃掉,就可以拉开“两李”、陈泰运与韩顽的距离,稳住李、陈的中立立场,使韩德勤的右翼失去掩护。二是翁达是韩顽中路右翼,把它消灭掉,也就把韩德勤的中路打开了大缺口,有利于我军围攻顽军主力。三是翁达是韩顽的一张王牌,把强者吃掉,那些次等杂牌军士气必将一落千丈,不敢放肆了。这对于整个战役的转变具有决定性影响。

  选择什么时候突击最为有利呢?如果突击过早,只打先头部队,而没打着要害,顽军就可以遁逃,反而过早暴露我方部署和意图。如果突击过晚,顽军几路合围黄桥,则我军难以坚守。总之,时机的选择,确实十分重要!

10月1日正遇暴雨,迟至3日才放晴,4日开始行动。我们得到情报:4日下午3时,翁达旅前锋已抵黄桥以北六华里处。计算一下,独立第六旅采用一路行军纵队前进,那么三千多人的队形就将近九华里长。从黄桥到高桥约十五华里,敌先头部队已进入我军伏击地段,而后续部队还在九华里以外。粟裕同志当机立断,提议采取“黄鼠狼吃蛇”的办法,分兵多路向翁达旅发起突击,将它斩成数段,然后各个包围歼灭。

  陈毅同志同意粟裕同志的方案,马上下令出击。叶飞等同志率一纵分成四个箭头猛插过去,首先歼灭敌旅部和后卫团,迫其先头部队回援,然后从侧翼迁回到翁达后方,乘势把它包围。经过三个小时的激战,把这个“梅兰芳”式的部队干净彻底地加以全歼,翁达无处逃生,自杀身亡。

  翁达旅被歼,顽军为扭转局势,猛攻黄桥。我防御工事大部被毁,伤亡也大,敌33师一部在尘土硝烟中突进了东门,形势又变得紧张起来。这当儿,又传来李守维亲自率领第349旅经八字桥向黄桥疾进增援的消息。但当他得知翁达被我军包围时,非常惊慌,既不敢援救翁达,又不敢继续前进。于是我二纵队王必成、刘培善、杜屏等同志即带领部队,穿过八字桥,插至分界,截断了顽军,发动围攻。经过一夜激战,于6日清晨,89军军部被彻底歼灭。军长李守维,这个双手沾满人民鲜血的反共专家,妄想渡河逃窜,慌忙中失足落水,淹死在八尺沟中……

  震惊中外的黄桥决战战况,已有不少回忆文章作了详尽的记叙。我只大体记得,我军自10月3日起至6日止,共歼顽军主力十二个团,保安第十旅全部,保安第三、五旅各一个团,共计一万一千余人,报销了两名中将,还有旅、团长数人,俘虏了师长、旅长,及各级军官六百余名。缴获长短枪和机枪四千余支,山炮三门,迫击炮数十门,还有大量弹药和军需物资。

粟裕“黄鼠狼吃蛇”战术痛歼顽军,报销国民党两名中将

这是1940年秋,黄桥战役中新四军缴获的迫击炮

  我以五千精锐歼敌一万一千余人,创造了战史上以少胜多的范例。韩德勤见大势已去,匆忙率领残部向兴化方向狼狈逃窜……

  本文据《陈丕显回忆录——苏中解放区十年》等资料整理

粟裕“黄鼠狼吃蛇”战术痛歼顽军,报销国民党两名中将

位于江苏省泰兴市黄桥镇的新四军黄桥战役纪念馆


(责任编辑:黄婷)


上一篇 下一篇

分享到: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