祖国网帐号登录

没有帐号?注册

新闻热线 01063878399/01063878355

  • 微信

  • 新浪

  • 移动端

>中国记忆>正文

破南关、攻白晋,敌有“囚笼政策”,我有“打虎掏心”

2018-05-24 15:02 来源:祖国网

  1939年以来,日军对我抗日根据地大“扫荡”接连失败后,转而实行“囚笼政策”,企图以铁路为柱,公路为链,据点为锁,割裂、困死我抗日根据地。敌人在晋东南地区,拼命抢修白(圭)晋(城)铁路,然后,修筑临(汾)邯(郸)铁路,妄图将太行、太岳抗日根据地分割成4块。同时,为了摧毁抗日根据地,日军在平汉线西侧积极修筑据点与公路,封锁我太行、冀南间的交通,以便分区反复“扫荡”。

破南关、攻白晋,敌有“囚笼政策”,我有“打虎掏心”!

1940年4月,(左起)李达、聂荣臻、邓小平、刘伯承、吕正操、蔡树藩在辽县桐峪镇129师师部合影。

  刘伯承师长、邓小平政委在研究了敌人修筑铁路、公路的情况后,决定发动白晋战役,反击日军的“囚笼政策”。集中385旅、386旅、平汉纵队与两万多群众,和民兵相结合,采取重点破击与全面破击、大破击与小破击相结合,展开交通线斗争。给385旅的任务是破击来远至权店段铁路,并攻击来远镇,夺取敌人用于修筑铁路的大批炸药。

  385旅受领任务后,发现敌人已将大批炸药从来远转运至南关。旅长陈锡联与政委果断决定将战役突击的重点转到南关,命令769团2、3营主攻白晋线上的重镇南关。


破南关、攻白晋,敌有“囚笼政策”,我有“打虎掏心”!

1940年,陈锡联进行战斗动员


  南关位于权店、来远间,既是出入上党的要塞、白晋铁路的咽喉,也是敌人重要的补给站。在这个只有数百户居民的集镇上,驻有日军一个中队,连同伪军,共约200多人。镇上不仅存放着大量的炸药和军用物资,还关押着1000多名从山东、河北抓来的修路劳工。

  1940年5月2日,769团受领任务后,旅长陈锡联对李德生和3营营长马忠全说:“打南关是白晋战役中最重要的一仗,它不仅对破袭白晋铁路起着重大作用,而且要夺取我军紧缺的炸药等重要军用物资。现在的关键是要勇敢加智慧,多动脑子,多想办法,坚决迅速把南关拿下来。”李德生和马忠全坚定地说:“旅长,你放心吧,我们一定完成任务。”

破南关、攻白晋,敌有“囚笼政策”,我有“打虎掏心”!

抗战时期的陈锡联

  5月3日吃过午饭,旅长陈锡联亲自带769团团长和3个营长查看地形。陈锡联带领一行人穿着便服步行大约15公里到达大官寨,然后爬上了一个小高地。他指着高低起伏的山峰和纵横交错的沟壑说:“这里真是打游击的好地方。日军机动能力强,但是,只要把他引进这山沟里,他的机动能力就难以发挥,优势就会变成劣势,就会变成一个拐子。再加上敌人是侵略者,没有群众基础,人地两生,拐子又成了瞎子。盲人骑瞎马,没有不失败的。”大家听了觉得很有道理。大约1小时后,一行人登上了大官寨的顶峰,鸟瞰南关镇。

  南关镇地势十分险要。全镇四面环山,白晋路由北向南穿街而过。西面和西北面有两条河川在西北处交汇,河水虽然不大,但是,由于沟壑交错,地面狭窄,部队无法运动。镇北云盖山的前面有个突出的高地,高地的上下都筑有碉堡,居高临下,视野开阔,便于发扬火力。火车站位于两个突出高地之间,部队难以靠近。

  陈锡联指着两个突出高地的碉堡对其他人说:“不控制这两个碉堡的火力,部队无论从哪一个方向都无法进到镇内。”云盖山的对面和左侧有秦五坡和极子山,山下有两个碉堡,火力交叉,部队由此突入,必然会造成大的伤亡。加之经我军几次袭击,敌防卫更加严密,铁丝网、封锁沟交错纵横,更增加了我军进攻的困难。陈锡联一边认真细致地观察,一边指示两个参谋画草图,详细地记下了每条山路、每个碉堡的位置,甚至连南关镇的大街小巷、主要房屋也作了标志。陈锡联对大家说:“你们回去好好研究一下,明天一定要拿出具体的战斗方案来。”

  侦察之后,返回驻地,已经是晚上8点多钟。吃了一点东西,郑国仲团长、鲍先志政委、王远芬参谋长、作战股长,还有吴荣正、马忠全和李德生3个营长,一起反复研究作战方案。开始设想了几种打法,但是又都被否定了。郑国仲团长觉得强攻不行,南关敌堡垒工事多,一层层往里剥,既要花费很多时间,又容易增大伤亡。鲍先志政委说:“强攻不行可以智取嘛。”李德生说:“对,智取。我们可以组织突击队,从秦五坡和极子山下两个碉堡之间悄悄摸进去,潜伏到镇内,攻击时内外夹击。”鲍先志政委把烟斗一放说:“这样就等于从敌人的肋骨之间插进一把钢刀,可以直刺敌人的心脏,出其不意,置敌于死地。”吴荣正、马忠全看着地图进行补充,大家越研究越深入,直至兵力部署、火力配置、潜伏路线、突击方向都明确下来。陈锡联批准了这个作战方案,并称这种打法叫“打虎掏心”。

破南关、攻白晋,敌有“囚笼政策”,我有“打虎掏心”!

抗日战争时期的李德生

  次日,李德生和3营营长马忠全带2营6连、3营9连、10连3个连长,化装成老百姓去南关“赶集”。经过侦查了解到哪儿有多少敌人,什么地方是仓库,哪儿是炮楼工事等,进一步熟悉了敌情和地形。

  5月5日傍晚,部队经过20多公里的急行军,半夜逼近南关。马忠全带领9连悄悄地从敌两个碉堡的接合部摸进镇内,进至大街上被敌人发觉,9连迅猛发起攻击。镇内枪一响,李德生命令2营立即开火,对镇外炮楼发起攻击。凌晨4点左右,2营突破敌人重重封锁,扑进镇内与3营会合,很快肃清了大街上的敌人,占领了火车站和仓库,解救出关在镇西的1000多名民工,然后迅猛冲向大街上的敌司令部。

  正当战斗激烈时刻,敌司令部突然停止了还击。当时,大家都有点莫名其妙,稍停顿了一会,便不顾一切地冲了进去,一看到处是一堆堆弹壳,一具具尸体。搜遍了所有的角落,也没找到一个活着的。战后才知道,原来狡猾的日军早已偷偷地挖了一条直通火车站到镇外的秘密地道,少数残敌从这条地道溜掉了。

  敌人的司令部、仓库,堆放着很多木箱、麻包,分不清哪些是炸药。“炸药是苦的,尝尝就知道了。”李德生用手指沾了一点尝了尝,“不苦哇,有点带辣味。”这时,旅部的训练参谋铁夫来了,他会日文,一看木箱上的日本字,高兴地说:“这就是炸药,快扛。”

  一听是炸药,大家可高兴啦。在抗日战争时,炸药比金子还宝贵。黄崖洞、柳沟兵工厂最需要它;破坏铁路、造地雷,更缺不了它。这次缴获的1000多箱炸药,后来在百团大战中发挥了很大作用。

  此次缴获的除了炸药,还有许多西药、武器、粮食。南关是日军在白晋铁路上最大的一个兵站,深入到长治、长子数万敌人的供给,都要从这儿转运。

  在突击搬运炸药时,镇东一个炮楼的残敌,为了阻碍搬运,仍朝我军疯狂射击。旅首长命令769团,在半个小时内把炮楼攻下来。

  769团特务连侦察排奉命向残敌发起攻击。李德生带领2营负责火力掩护。他把两挺重机枪和特务连3挺转盘机枪集中起来,一起压制敌人的火力,掩护特务连攻击。

  侦察排的战士,一人一支驳壳枪、两个手榴弹,机枪一响,他们像一群雄鹰一样从侧面飞到炮楼跟前,用驳壳枪对准枪眼打了一个连发,接着把手榴弹往枪眼里塞。手榴弹爆炸了,炮楼着火了。侦察员们撞开炮楼的门,消灭了顽抗的敌人,从烟火弥漫的炮楼里,抢出一挺机枪和几支步枪。这次战斗,从发起冲锋到结束战斗,总共只用了十来分钟。

破南关、攻白晋,敌有“囚笼政策”,我有“打虎掏心”!

八路军和民众拆除铁路路轨

  南关战斗胜利结束,守敌200多人除少数从地道逃走外大部被歼,日军中队长峰正荣被击毙;日军派出满载援兵的一列火车,被我打援部队在来远镇附近炸毁;385旅、地方兵团、民兵和数千民工一起,把南关南北的数十公里的铁路彻底破坏,炸毁桥梁55座,使日军苦心经营了一年多的白晋铁路瘫痪。

破南关、攻白晋,敌有“囚笼政策”,我有“打虎掏心”!

白晋战役后,陈锡联和李德生在缴获的日寇武器前合影。

  白晋战役后,769团奉命东下,参加武(安)沙(河)战役,打击伪军高德林部。6月20日夜晚,李德生带部队悄悄摸到刘石岗西南。晚上10点,战役发起。战斗刚打响,一颗子弹打中了李德生左大腿内侧。陈锡联旅长命令他到旅指挥所休息,营教导员张天恕接替李德生继续指挥。可是,李德生不愿在这个关键时候离开部队,就让战士们把他抬到后面一些,躺在担架上看部队冲击。冲击中,教导员张天恕又受了伤。敌人凭据坚固平房上面的工事扼守支撑点顽抗。769团虽然消灭了不少敌人,但终究没有夺得要点。

破南关、攻白晋,敌有“囚笼政策”,我有“打虎掏心”!

在山西白晋战役中被俘的日军召开学习小组会

  这次战斗打了一天一夜,虽没有彻底消灭守敌,但385旅毙伤伪军500余人,俘伪军180人,缴获了近400支枪。

  这次战斗后,李德生调到1营任营长。


(责任编辑:黄婷)

上一篇 下一篇

分享到: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