祖国网帐号登录

没有帐号?注册

新闻热线 01063878399/01063878355

  • 微信

  • 新浪

  • 移动端

>中国记忆>正文

多位红军高级指挥员在那场谈之色变的浩劫中被残忍杀害

2018-06-12 17:18 来源:祖国网

    在创建中央苏区的伟大斗争中,为了巩固新生的红色政权,保卫革命的胜利果实,正确开展肃清革命队伍内部和红色区域内部暗藏的反革命势力的斗争,是完全必要的,是预防和打击敌对阶级和敌对势力进行破坏和捣乱的重要措施和手段。但中央苏区在肃反工作中,过分夸大敌情,犯了严重扩大化的错误,错杀了一大批对革命忠心耿耿的革命同志,特别是错杀了一批有学识、有思想,对革命有过很大贡献的早期革命领导人,造成了令人痛心疾首的损失。

    1933年6月,张国焘在红四方面军中再次进行“肃反”,余笃三、旷继勋、舒玉章等红军高级指挥员先后被杀。

多位红军高级指挥员在那场谈之色变的“浩劫”中被残忍杀害

张国焘

    余笃三,中国工农红军高级指挥员。又名余笃山。湖北人。中国共产党党员。大革命时期在武汉参加工人运动,曾赴苏联莫斯科中山大学学习。1930年12月受中共中央派遣到鄂豫皖苏区工作。1931年1月任中国工农红军第4军政治委员,2月被选为中共鄂豫皖特委委员,与军长邝继勋指挥所部取得新集、双桥镇等战斗和鄂豫皖苏区第二次反“围剿”的胜利。同年5月红4军整编后,改任第11师政治委员。11月,调任红四方面军总经理处(后改为总经理部)主任,参与组织黄安、苏家埠等战役的后勤保障工作。1932年10月随方面军主力向西转移,参加创建川陕苏区的斗争。1933年在“肃反”中受诬陷被杀害于四川省通江县洪口场。

多位红军高级指挥员在那场谈之色变的“浩劫”中被残忍杀害

旷继勋在四川通江县洪口场被杀,年仅36岁。

    旷继勋,中国工农红军高级指挥员。早年在川军当兵,1926年通电响应中共组织领导的四川泸顺起义。同年底加入中国共产党。1928年冬任第7混成旅代旅长。1929年6月,旷继勋率全旅官兵于蓬溪起义,后起义失败。同年秋到上海参加中央特科工作。后赴湖北江陵(今属荆州)、当阳做兵运工作。1930年春任红6军军长,参与开辟洪湖苏区。后到上海任中共中央军委参谋科科长。1930年12月,旷继勋调赴鄂豫皖苏区,任红4军军长。1931年5月后,旷继勋任鄂豫皖革命军事委员会副主席、第13师师长。10月,在皖西组建红25军,任军长。1932年,旷继勋在红四方面军总部工作。后任川陕省临时革命委员会主席等职。由于反对张国焘错误的军事指导方针,1933年6月,年仅36岁的旷继勋在肃反中被诬陷杀害于四川。

    1937年2月,毛主席在党的六届六中全会上指出:“红四方面军一案,错误的是张国焘,大部分同志是好的,对张乱杀的旷继勋、曾中生同志应予平反”。2009年9月10日,旷继勋被评为“100位为新中国成立作出突出贡献的英雄模范人物”。

多位红军高级指挥员在那场谈之色变的“浩劫”中被残忍杀害

舒玉章烈士生前照

    舒玉章,辽宁沈阳东台人,黄埔军校第四期步兵科毕业。留学日本期间加入中国共产党旅日地下党组织。回国后曾在北洋军阀部队从事参谋工作,于1924年春夏之交,辞职南下,就任黄埔军校教官。1926年加入中国共产党,参加北伐战争。1927年后在上海、武汉从事中共地下工作。1930年被中共中央派赴鄂豫皖革命根据地工作。1931年起任红四军参谋处主任,红四方面军总指挥部参谋处主任,参加鄂豫皖革命根据地各次反“围剿”和进攻作战。1932年10月随红四方面军主力西征人川,参加创建川陕革命根据地,协助方面军首先组织全军粉碎敌人的“三路围攻”。具有较高的军事素养,重视作战经验总结。翻译军事著作。1933年因肃反扩大化在四川巴中得胜山被错杀。1945年中共七大追认为革命烈士。

    共和国元帅徐向前回忆:“舒玉章为人耿直,性格刚强,工作勤勤恳恳,是个好同志。对于营渠战役,舒玉章同志有自己的看法,不同意打杨森,正确与否,可以讨论。仗已经打完,也有时间坐下来,心平气和地研究。但陈昌浩在火头上,我怎么劝他都不听,结果硬是把舒玉章关进了班房……陈昌浩很能干,有才气,但年青火旺,盛气凌人。他是从莫斯科回来的,连张国焘都得让他几分。后来,听说是以‘反革命’的罪名,把舒玉章杀掉了。这是个好同志,死得冤枉,令人惋惜。”

多位红军高级指挥员在那场谈之色变的“浩劫”中被残忍杀害

徐向前元帅

    鄂豫皖苏区的“肃反”,是当时根据地的中共鄂豫皖苏区中央分局书记兼军事委员会主席张国焘一手搞起来的,主要目的是排除异己、独揽大权。

    张国焘主持的肃反不仅杀人过多,且刑讯逼供也是非常残酷,如灌辣椒水、手指头钉竹签子、站火砖、捆绑吊打等等,屈打成招,非要你承认是反革命,还要你说有的人也是反革命。

    譬如,我俩在一起说过话,我给抓去了,熬不过酷刑,只好承认了自己是反革命,还是不依不饶,非要说你也是反革命组织的人,这样又把你抓去,如法炮制,株连一批人,然后一一杀害了。

    战士们年轻,爱玩,走路拣石子抛着玩,被人看到后称为‘石头队’;那时生活条件艰苦,战士们斗争地主土豪,然后在一起吃一顿饱饭,说是“吃喝委员会”;仗没打好,说是对反革命手软;从团长到马夫、伙夫都说不好,也都不得了。总之,无奇不有,随便起个名堂都治人于死地。

    这种毫无限制的大肃反,使得捕人、杀人无限制地扩大化了,其场面之大、情景之恐怖,非常令人吃惊。

    据徐向前等老同志回忆,在川北苏区,上衣兜别钢笔的,必须审查,“凡是读过几天书的,也要审查。重则杀头,轻则清洗”。还要看手上有无老茧,看皮肤黑白,以这些判断好人坏人。张国焘本人其实也是读书人,还是名校北大的学生,兜里也别钢笔,手上也无老茧,但他对知识分子却视为异类,下手极狠。

    更怪异的是,如果女红军谁长得漂亮,也大成问题。肖华将军的夫人王新兰有个妹妹叫王新国,被张国焘一伙杀掉了,“杀王新国的原因是:她长得太漂亮了,白皮嫩肉的,一看就是个地主资产阶级家庭混进革命队伍的千金小姐,不‘肃’掉不放心”。

    在张国焘们的眼里,知识分子是祸水,人长得漂亮也是祸水,手上没老茧不行,人长得漂亮也不行,都可疑,都有问题。

多位红军高级指挥员在那场谈之色变的“浩劫”中被残忍杀害

程训宣烈士,徐向前第二任妻子。1932年被张国焘以肃反的名义秘密杀害。

    张国焘主持的鄂豫皖“肃反”造成的损失之严重是难以估量的,其教训之深刻更是令人刻骨铭心。徐向前沉痛地说:鄂豫皖根据地的“大肃反”造成特别令人痛心的损失。历史的教训,值得注意。我们子孙后代,一定不要再重演。


(责任编辑:黄婷)

上一篇 下一篇

分享到: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