祖国网帐号登录

没有帐号?注册

新闻热线 01063878399/01063878355

  • 微信

  • 新浪

  • 移动端

>中国记忆>正文

长征中叶帅截获的一份“密电”救了党救了红军

2018-06-13 15:32 来源:祖国网

    本文作者:丁家琪 解放军军事科学院研究员、全军史料丛书编委会军史专家


长征中叶帅截获的一份杀气冲天的“密电”救了党救了红军

叶剑英元帅

    中国共产党20世纪20年代至80年代的这段历史中,曾经历过多次急难险阻的局面。叶剑英元帅作为长期担任我们党、国家和军队领导职务的卓越领导人,曾几次在重大革命历史转折关头挺身而出,利剑出鞘,斩妖除魔,化险为夷,为党立了大功。叶帅的丰功伟绩,值得我们永远铭记。

    今天我重点谈一下叶帅在长征途中同张国焘企图危害党中央的阴谋进行机智勇敢的斗争,救了党和红军。

    关于长征途中叶帅截获张国焘企图危害党中央的“密电”,并将它立即送给毛泽东主席,使党中央及时脱离险境的历史过程,我们编写出版的《叶剑英传》、《叶剑英年谱》,还有中央文献研究室编写出版的毛泽东、周恩来的传记、年谱,都有详细的记载。这里我想说明我的几点认识。


(一)张国焘发出企图武力危害党中央的密电,不是一个孤立偶然的事件,它是张国焘个人野心膨胀,要用枪杆子审查党中央的政治路线、妄图篡党篡军的的必然结果。

    1935年6月红一方面军与红四方面军在川西懋功地区会师以后,两军加在一起达到10余万人,力量大大增强了,这为当时打破国民党军的“围剿”、开创中国革命和战争的新局面创造了十分有利的条件。根据当时的国内形势和敌我情况,党中央及时确定了两个方面军共同北上,在川陕甘三省建立新苏区,开创革命战争新局面的方针。然而,围绕这个北上方针,张国焘和党中央之间却展开了长达两个半月的争论。他从两个方面军一会师的时候起,就打起了个人的小算盘。他看到,一方面军人数只有不到三万人,穿的衣服都比较破旧,武器装备也比较差,而四方面军人数约有七八万,武器装备也比较好,实力比较强,野心就滋长起来了。就想着这红军应该由他来领导和指挥,不能再由毛泽东这些人指挥了。因此,当6月16日党中央致电张国焘等人,指明中央的北上方针和战略构想以后。张国焘立即表示反对,他主张红军集中主力占领青海、新疆,或者南下川康边。党中央为了说服张国焘,统一思想,于6月26日召开了两河口会议。经过讨论,会议通过了周恩来关于北上战略方针的报告。中革军委根据两河口会议的决议,制订了松潘战役计划,准备向北作战和发展。张国焘在两河口会议上虽然对中央的战略方针表示拥护,但会后却以“统一指挥的组织问题”未解决为理由,按兵不动。7月9日、18日,川陕省委和陈昌浩分别给中共中央和中革军委发电报,直接伸手要权。他们提出要撤销朱德的中革军委主席职务,让张国焘来担任,并且给张“独断决行”的权力。这样,张国焘的真实目的和面貌就暴露出来了。

长征中叶帅截获的一份杀气冲天的“密电”救了党救了红军

毛泽东与张国焘在陕北

    从那以后,张国焘就一而再再而三地反对中央的北上方针。在9月上旬,他发给右路军领导人和中央的多份电报,口气已经变得越来越强硬。比如,9月8日,他就命令左路军中的红四方面军驻马尔康地区的部队,要他们转令军委纵队移至马尔康待命,如其不服从,则将其扣留。尽管如此,中央还是一再发电报耐心地劝告他,要求他率左路军向已到达班佑、巴西地区的中共中央和右路军靠拢,共同北上。但是,张国焘根本听不进去,顽固坚持他的南下主张,以至于发展到利令智昏的程度。9月9号他背着党中央给陈昌浩发出密电,命令其率右路军“南下,彻底开展党内斗争”,就是要以武力威胁,彻底摊牌!至此,他的野心和凶相已经暴露无疑!后来,到了10月5日,张国焘在理番县卓木雕宣布另立中央,自任主席,公然走上分裂党、分裂红军的道路。他对随左路军行动的朱德、刘伯承等进行迫害,同时宣布撤销毛泽东、周恩来、博古、张闻天的工作,开除其中央委员及党籍,并下令通缉。宣布对杨尚昆、叶剑英免职查办。狂妄地要求取消党中央。他的反党篡军活动发展到登峰造极程度!再后来,到了1938年,他干脆逃离革命队伍,跑到国民党那边当特务去了。

    从这件事的前因后果来看,张国焘当时发出企图以武力危害中央的行为,绝不是偶然发生的,而是他篡党篡军野心发展的一个必然结果。


长征中叶帅截获的一份杀气冲天的“密电”救了党救了红军

中央苏区部分领导人,左起:叶剑英、杨尚昆、彭德怀、刘伯坚、张纯清、李克农、周恩来、滕代远、袁国平



   (二)密电是一个客观存在的历史事实,不是任何人所能否定得了的。

    叶帅长征途中截获张国焘企图危害党中央的密电,把它送给毛主席,使党中央和中央红军脱离险境,及时北上,这一段历史,在党史上是早有定论的。在上个世纪80年代初之前,没有任何争议。但是,到了1980年前后,有人发表文章,说从档案资料中没有查到张国焘要武力解决中央的密电,因此,这个密电是不存在的。自那以后,这个问题的争议就多起来了。特别是纪念长征胜利50周年和我们编写的《叶剑英传》出版前后,这种争议闹的就很大了。其实,不管有的人如何质疑,这毕竟是一段客观存在的历史事实,是否定不了的。

长征中叶帅截获的一份杀气冲天的“密电”救了党救了红军

叶剑英(右)和徐向前(左)于1937年在陕北

    我讲几点理由:第一点,档案资料中查不到这个资料,不能就此证明这件事没有。我们党和军队有成千上万的战争年代资料现在都查不到了,但不能因此否认那些历史真实的存在。比如,遵义会议,这么著名,到现在为止,在原始档案中也没有查到它的会议记录,甚至它到底是哪天召开的,也都没有搞清准确的时间。这样,你能说遵义会议没有召开吗!所以说,抓住原始档案来说事,只是一种借口。

    第二点,密电事件的直接当事人毛泽东、叶剑英、周恩来、张闻天、杨尚昆、李维汉等,都对这一事件有明确的讲话、文章或会议谈话,证明这一事件确实是客观存在的。毛主席1937年3月30日在延安政治局扩大会议上的讲话中,有这样一段话:“张国焘一到毛尔盖就反了,他就在这里大开其督军会议,用枪杠子来审查党中央路线。”接着,在谈到左路军右路军问题时,毛泽东说“叶剑英同志便将秘密的命令偷来给我们看,我们便不得不单独北上了,因为这电报上说:‘南下,彻底开展党内斗争’。当时如果稍微不慎重,那么会打起来的。”毛泽东讲这个话的时候,张国焘就在现场。他并没有当场表示异议,说明他自己是承认发过这个电报的。毛的讲话原始记录稿,现在保存在中央档案馆。我本人曾去查阅过。这个讲话内容在毛泽东年谱中已经公开发表。那些否认密电存在的人,面对毛泽东这个讲话记录,再吵吵也没有什么用处了。毛主席后来还多次讲过这件事,比如1967年到南方视察时,曾摸着自己的脑袋对陪同的杨成武说:“叶剑英同志在关键时刻是立了大功的。如果没有他,就没有这个了。他救了党,救了红军,救了我们这些人。”叶帅本人对这件事也有清楚明确的回忆,曾经给我们传记组前后谈过好几次,我们都有叶帅的谈话录音。叶帅的谈话记录,收入了90年代中央文献编辑委员会编辑出版的《叶剑英选集》一书中。

    第三点,部分人对沈阳军区空军副司令员吕黎平1979年发表在解放军报《严峻的时刻》一文的质疑,是一种不懂历史的表现。那些反对有密电的人,最早的突破口,就是从质疑这篇文章开始的。直到现在还有人在说这个事。比如去年十月上旬,经中央批准,央视一频道黄金时段播出纪念长征第七集里面有吕黎平司令录音讲话,十几天后,上海交通大学刘某却打着宣传长征胜利80周年旗号,说吕黎平伪造了一封电报。这完全是一种污蔑性的语言,是极不负责任的!这件事我根据自己的了解研究,强调这么几点:一是,吕司令那篇文章中表述的张国焘密电的内容,并不是电报原文,原文谁也不可能记得清楚,只是大概意思,其中有“武力解决”四个字。他们就是抓住这四个字不放。其实这是毛选四卷中关于巴西会议的一个注释中的话。毛选四卷的每一篇文章,每一条注释,都是经过毛主席本人审定的。吕司令的文章是解放军报一位编辑,根据毛选四卷这个注释,写上了武力解决的内容。这是有依据的。二是,1982年,叶帅在北京专门接见过吕黎平司令,充分肯定了他在长征途中同张国焘分裂主义斗争所做的贡献。三是,我们传记组1982年曾经把吕黎平司令文章中关于密电的那段内容抄写成大字,送给叶帅看,叶帅看了以后说,意思是这样。并且让秘书把这个抄写的电报内容转送给军委杨尚昆副主席。可见叶帅是肯定这个电报内容的。四是,有人说吕黎平当时是作战科副科长,不是译电员,不可能看到电报。这又是不了解当时具体情况、缺乏历史唯物主义态度的说法。吕黎平和当时的几名译电员,都是叶帅从一方面军总部带到前敌总指挥部去的,目的是为了加强团结。当时一方面军过去的同志,特别是在前敌总指挥部工作的同志,对张国焘保持一种警惕,这是心照不宣的,有重要的事情,这些同志及时互相通气,这在当时是客观存在的事实。何况当时的主要任务就是作战,作战科的科长到电台看电报,是完全可以的。因此,当译电员陈茂生收到张国焘发给陈昌浩的密电后,陈茂生先找到吕黎平商量,然后两人一起去会场,把电报直接交给了叶参谋长。这在当时是很正常的过程,不能拿现在电报管理的一些规定来套当时的情况。


长征中叶帅截获的一份杀气冲天的“密电”救了党救了红军

吕黎平(右)、何廷一和叶剑英元帅在一起



    (三)上个世纪八十年代初开始有人发表否定密电事件的文章,不是一个孤立的现象。它实际是当时党内和社会上出现的一股否定毛主席、否定毛泽东思想的错误思潮在党史研究领域的反映。

    我们知道,上个世纪八十年代初期开始,党内和社会上有相当一部分人,打着总结历史经验的旗号,大肆否定毛主席,否定毛泽东思想。幸亏当时党内军内有一批老同志站出来,坚决维护毛主席的历史地位,维护毛泽东思想。像叶帅,陈云,王震,黄克诚等等这些老一辈革命家,对否定毛主席和毛泽东思想的错误思潮进行了坚决抵制和批驳,才使那股错误思潮没有得到泛滥。否则,我们党有可能出现后来苏联戈尔巴乔夫鼓吹新思维那样的恶果。当时有些人发表否定长征中张国焘密电的文章,就是在这样的背景下出笼的。按照这些人的逻辑,张国焘没有危害中央的密电,那么搞阴谋的就不是张国焘,而是毛泽东、叶剑英这些人了。这完全是别有用心!在否定毛主席和毛泽东思想的思潮中,进一步否定党的正确历史。这种做法,不论其主观意愿如何,客观上完全迎合了社会上和西方势力要搞垮中国共产党的图谋。这不是戴帽子,打棍子,而是事实的本质所在。


(责任编辑:黄婷)

上一篇 下一篇

分享到: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