祖国网帐号登录

没有帐号?注册

新闻热线 01063878399/01063878355

  • 微信

  • 新浪

  • 移动端

>中国记忆>正文

李德生请缨“刀劈三关” 襄阳攻坚快准狠!

2018-07-10 15:02 来源:祖国网

    1948年5月,中央决定晋冀鲁豫野战军南征部队更名为中原军区野战军。从5月初开始,中原军区野战军先后发起了宛(河南南阳)西、宛东战役。6月15日华野发起了豫东战役。在敌胡琏、吴绍周兵团北援豫东后,汉水流域中段的襄阳、樊城、谷城、老河口等地,国民党兵力薄弱。为了开辟汉水中段,变汉水为内河,建立战略前进基地,7月2日,刘邓首长令6纵队、桐柏军区主力及陕南12旅乘隙发起老襄战役。

李德生请缨“刀劈三关” 襄阳攻坚快准狠!

1948年5月,刘伯承与邓小平在一起。

    襄阳是一座历史悠久的古城,靠山傍水,地形异常险要。北面与樊城隔汉水相对,城南群山耸立,为其天然屏障,易守难攻。特务头子康泽依托有利地形,在城南羊祜山、虎头山、十字架山等制高点及各山头,构筑大量碉楼、地堡、交通沟,并在交通要道、火力死角及开阔地带,密布地雷,构成能相互支援的坚固防御体系,以实现蒋介石指令的“依山固守,耗其兵力,争取时间,等待援兵”的作战企图。

    7月6日,刘伯承、陈毅、邓小平下令6纵司令员王近山统一指挥南岸部队,夺取襄阳城。7日,王近山召开作战会议,研究攻城方案。经过大家的周密分析,只要拿下琵琶山、真武山、铁佛寺这“三关”,城西通道就处于敌人的火力死角内,攻城部队就可以直逼西关城下。而且老河口、谷城被我解放后,从西面攻城,侧后也比较安全。

李德生请缨“刀劈三关” 襄阳攻坚快准狠!

王近山司令员查看地形

    在作战讨论中,17旅旅长李德生建议,为了掩饰我军企图,要加强南山其他方向的攻击,他要求将最艰巨的“刀劈三关”的任务交给17旅。王近山司令员也正有此意,听到李德生主动请缨,他非常高兴。他提出,撇山攻城,将主攻方向选在西面,首先集中主力“刀劈三关”,夺取琵琶山、真武山、铁佛寺,尔后依托西关,突破城垣。

    第二天,王近山召集旅以上干部开作战会议,传达了野司首长的指示,部署了战斗任务。李德生带领17旅负责攻占琵琶山、真武山、铁佛寺,集中主力于西门实施突破;18旅待命插入东关,钳制敌人;16旅为预备队;陕南12旅和桐柏3分区部队继续佯攻南山高地,迷惑和牵制敌人。

李德生请缨“刀劈三关” 襄阳攻坚快准狠!

1948年7月,时任17旅旅长的李德生。

    7月8日晚,李德生带领几个团的干部摸到琵琶山下高粱地里,在离敌人前沿几百米的地方观察地形。琵琶山,是从襄阳西南高地前伸下来的一个小山头,踞守在西面走廊的最西头,其火力可封锁走廊宽阔路段。两个高大的石头碉堡,耸立在山头上。岩壁前面是铁丝网、鹿砦。琵琶山低凹山沟的死角和上山的通道上,埋了许多地雷。

    看罢地形,李德生组织连夜研究打法。琵琶山虽然小,山上敌人不会多,但筑有坚固工事,加之大山和东面真武山的火力均可支援,这使我军进攻时,会遇到许多困难。一定要采取一鼓作气的强攻手段,勇猛攻击才能奏效。敌人的碉堡是进攻时的大障碍,最终决定用16、17旅的4门山炮配合攻山。我们的炮弹很少,李德生对炮兵连长马天功说:“马胡子,敌人的碉堡对步兵威胁太大,我给你3发炮弹,你要把它端掉!”马天功立刻拍胸脯保证:“首长放心,我一定让敌人坐飞机上天!”

    7月9日黄昏,49团3营在炮火支援下,攻占了琵琶山。马天功果真是神炮手,用3发炮弹就把敌人碉堡炸飞了。

    攻下琵琶山,扫除了通往西门的第一个“拦路虎”。康泽甚为惊慌,放弃樊城,跑回襄阳,固守待援。我桐柏军区28旅解放了樊城,架设浮桥渡过汉水,绕到襄阳东南角,开辟了攻城基地。

李德生请缨“刀劈三关” 襄阳攻坚快准狠!

攻占襄阳

    攻下琵琶山后,49团2营受命夺取真武山。真武山在琵琶山以东,离襄阳城更近一些,虽然不很高,但它的地形突出,被敌人称为“襄阳城的一把锁”。它是控制城关的最后一个高地,此山一占,我军就可直攻西关了。因此,连远在汉口的白崇禧都非常重视,甚至在电报中告诉康泽:樊城可以放弃,真武山千万不能丢!康泽在狭小的真武山上加强防守,设立指挥所督战。

    为了顺利夺取真武山,李德生带着营、连干部,再次到前沿查看地形,观察敌情,研究作战办法。加上从俘虏口中了解敌人布防情况,干部们把真武山上敌人的地堡、工事、铁丝网的位置都了解得清清楚楚,并且把它详细地画了出来。使大家对胜利充满信心,提出:“突破襄阳,活捉康泽!”

    当日黄昏,天还未黑,王西军带领部队发起攻击。康泽见我军进攻真武山,急了!忙命化学臼炮连向山上发射黄磷弹,企图阻止我们进攻。在我军炮火掩护下,战士们不顾危险,冒着敌人火力封锁,拼命往前冲。有些战士,过河时鞋子里灌满了河泥,冲锋时一步一滑,就干脆脱下鞋子,赤脚往上跑,山上到处是荆棘,两脚鲜血直淌,仍奋勇前进!

    这次进攻,由于战前准备充分,仅半个多小时,我军就全部占领了真武山。

    部队上山后,占了真武庙。这个庙一面靠山,三面是陡岩,要不是我军攻势勇猛,一鼓作气拿下山头,是很难打的。

    7月11日,敌人在飞机配合下,向真武山猛烈反击。事后得知,康泽命令弃山逃回去的团长“将功赎罪”,带队反击。经过一天激战,我们打退了敌人的进攻,并且跟踪追歼,不让逃敌跑脱,终于巩固了阵地。

    攻下真武山后,还发生了一件趣事:我军占领真武山后,仍旧摆上敌人的对空联络布板,敌人的飞机昏头昏脑,以为山头未丢,还空投下来八二迫击炮弹84发。

    接下来就是攻城的最后一道障碍——铁佛寺。该寺位于路左,离西关大桥仅50米,和相距100多米的西门城楼成犄角之势。敌人用一个营防守铁佛寺。高大的院墙上密密麻麻掏了各种口径的枪炮射孔,外层还有铁丝网、鹿砦,再外层几十米宽的田野里,埋藏着地雷,防守十分严密。

    李德生与副旅长宗凤洲、参谋长宗书阁和几个团的干部,仔细观察了敌人布防情况后,决定以3天时间修工事,做好接敌准备,以求一举歼敌。

    7月11日,李德生给50团团长陈绍富下达了任务,要他们以两天时间挖两条通向铁佛寺的交通壕,团副政委张镰斧给部队动员后,两个连队开始紧张地进行土工作业,日夜轮番不停。天一黑就在地面挖,太阳一出就下到沟里挖。盛夏7月,干部战士闷在地底下,全身被汗水湿透,谁也不叫苦叫累。壕沟越挖越深,站着行走外面都看不见;也越挖越宽,抬着担架都能通行。由于土工作业隐蔽进行,地面上看不到人影,也很安全。与此同时,扫雷组也开始活动。白天,隐蔽在草丛里,搜寻观察,看准了敌人埋地雷新挖的土堆,天黑后就用长长的竹竿,绑上三角钩,伸过去引爆地雷。

    接连3天的接敌准备,地雷已扫光,交通沟挖到了铁佛寺跟前,距敌只有四五十米,对方讲话都能听见了。敌人急得用炮轰,但炮弹落得远远的;扔手榴弹,机枪扫射,找不到目标;也不敢端刺刀出来拼杀,只好提心吊胆等着挨打。

    正当我军悄悄进行土工作业,西门方向显得异常平静的时候,王近山司令员命令18旅在桐柏3分区部队掩护下,隐蔽绕过文壁峰,沿汉水河套北进,突然袭占了东关护城堤,建立了东关攻城基地。这样一来,城西、城东南都出现了我军,城北面是滔滔汉水,仅城南留有一条能到南面大山的通道。康泽慌了,搞不清我军将从何处攻城?

    正当敌人忙乱调整布防时,王近山司令员命令18旅,将东关阵地移交给28旅,尔后悄然从原路返回南山西侧,作为纵队攻城的总预备队。

    7月13日晚,我50团和47团一切准备就绪,于9时30分,一举攻占了铁佛寺及其近旁的同济医院等地,歼敌一个营,全部控制了西关,建立了总攻的主要阵地。

    从铁佛寺到西门,中间隔着两条护城壕,壕内积水很深,总宽七八十米,壕上有一座宽约2米的石板桥相连。该桥是我攻城部队唯一的冲锋通道。现在,保护和控制大石桥,不让敌人破坏,就成了夺取西门、攻破城垣的关键。李德生命令50团用两挺重机枪,封锁大石桥,不让敌人破坏。

    14日17时,城南高地守敌在其空军掩护下,撤入城内。康泽重新调整部署,以两个旅和一个团守西门,一个旅守南门,特务营和反动地方武装守东门。

    王近山电报野司,提出由李德生所在的17旅攻打西门,刘伯承、陈毅、邓小平同意于7月15日20时30分,对襄阳发起总攻!

李德生请缨“刀劈三关” 襄阳攻坚快准狠!

1948年11月刘伯承、邓小平、陈毅、粟裕、谭震林合影

    王近山令李德生统一指挥西面各参战部队攻城突破任务。他说:“康泽是个反共几十年的特务头子,蒋介石的亲信,目前他已到了山穷水尽的地步,一定会狗急跳墙,死命挣扎,我们不把他彻底打垮,瘫倒在地,他是不会求饶的。你要精心组织指挥打好。”李德生立即表示,坚决完成任务,保证全歼守敌。

    15日晚8点30分,“啪!啪!啪!”两红一绿3发信号弹腾空而起,我军所有火炮、机枪、步枪一起开火,千万条火龙金光闪烁,爆炸声惊天动地。敌阵内一片火海。几分钟功夫,摧毁了西门敌5座炮楼、3个地堡;工兵连续4次爆破,将城墙炸开一个缺口,西门左右300米内敌人的火力全部被压制。49团3连乘势向西门冲去。此时,敌人几个一直隐蔽的火力点突然发射,对我冲击部队造成威胁。李德生下令集中机枪火力压制,迅速摧毁了敌人残存的火力点,使突击部队像利箭般快速通过了大石桥。49团1营营长常国华在后面掌握部队,教导员谭笑林带着突击分队冲到了城下。工兵3次爆破都没能炸开城门,但我炮火却将城门南边的豁口轰大了,谭笑林立即命令从这里架梯子登城。城上敌人死命封锁豁口,敌我双方展开了激烈的争夺战。梯子一次次被打断。3排长李发科见此情况,就站在被打断的梯子上,叫同志们踩着他的肩头登城。在我突击连投弹组掩护下,冯秀林、岳友清终于登上了城墙。英雄排长李发科却被手榴弹炸倒,英勇地牺牲在城下。“赶快把2排的梯子抬上来,3排投弹组继续掩护!”3连连长徐泉水大声命令着。第2、第3架梯子,第7、第8架梯子,接连靠上城墙,部队纷纷登城。很快上去了将近两个连队。谭笑林也登上了突破口,组织部队打退了敌人3次猛烈的反扑,终于在城墙上占据了约50米宽的一块阵地。部队随即向两侧展开,扩大阵地。这时,敌人突然停止了射击。谭笑林立即叫大家赶快改修工事,准备迎击敌人新的反扑。

    果然,顷刻间城墙内民房里发出了敌军疯狂的叫喊声,敌人架在民房屋脊上的机枪打开了,密集的手榴弹扔过来,敌人蜂拥扑上城墙,双方又一次展开了激烈的拼杀、肉搏!敌人越涌越多,我攻上城墙的两个连队有了很大的伤亡。

    正在危急时刻,我50团等后续部队多路登上城墙,顿时,喊杀声、枪声、手榴弹爆炸声,震天动地,我军像猛虎扑羊般向敌人压过去。敌人吓得失魂落魄,纷纷掉头逃命。

    追击部队高喊:“缴枪不杀!”“优待俘虏!”大片大片的敌人缴枪投降。

    至此,17旅“刀劈三关”及突破西门的艰巨任务圆满完成。

李德生请缨“刀劈三关” 襄阳攻坚快准狠!

攻克襄阳

    襄阳解放了!部队涌入杨家祠堂,在坑道底层死尸堆里,抓住了装死的国民党中常委、特务头子康泽。消息传开,部队一片欢腾。

    7月23日,中共中央给中原局、中原军区、刘陈邓等首长和全军指战员发来贺电:“庆祝你们在襄樊战役中歼敌两万余人,解放襄阳、樊城、老河口等7座城市,并活捉蒋介石法西斯特务头子康泽的伟大胜利。这一汉水中游的胜利,紧接着开封、睢杞两大胜利之后,对于中原战局的开展帮助甚大。尤其是活捉康泽,更给全国青年受三青团特务迫害者以极大的兴奋。尚望继续努力,为彻底解放中原而战。”

李德生请缨“刀劈三关” 襄阳攻坚快准狠!

54团2营活捉战犯康泽授奖旗

    党中央的贺电,大大地鼓舞了广大指战员的战斗意志。各部队纷纷举行庆功会,表彰奖励有功单位和战斗英雄、模范。

    “刀劈三关”战功卓著的17旅49团,被授予“襄阳特功团”的光荣称号;首先突破西门的49团1营,被授予“襄阳登城第一营”的光荣称号。18旅54团2营活捉康泽,16旅46团1营缴获化学臼炮,均立特等功。主攻破城的17旅,荣记一等功。


(责任编辑:黄婷)

上一篇 下一篇

分享到: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