祖国网帐号登录

没有帐号?注册

新闻热线 01063878399/01063878355

  • 微信

  • 新浪

  • 移动端

中国记忆 >名门之后>正文

聂力:中国第一位女中将

2018-08-02 14:37 来源:《祖国》

 在中国军界、国防科技界和妇女界,几乎没人不知道她的名字。这不仅仅因为她是聂荣臻元帅的女儿、原国防科工委技术委员会副主任兼秘书长、国防科工委顾问、第六和第七届全国妇联副主席,更重要的她是中国人民解放军中唯一的女中将,也是世界上第一位女中将。



苦难经历铸就坚毅性格

聂力19309月出生在上海。由于父母都身为乱世中的职业革命家,这就注定了他的人生不可能是一帆风顺。

1931年底,父亲聂荣臻接到命令,要立即赶赴中央苏区。路途险恶,当然不能携妻带女。小聂力3岁那年,母亲便独自一人带着她在黄浦江岸边担任了地下交通员。当时,她们母女俩都住在英租界内的一个共产党秘密联络点内。因党内出了叛徒,联络点的同志在一次碰头时,全都被捕了。母女俩被关进监狱以后,敌人千方百计地想从小聂力嘴里套出一些秘密。然而,小聂力却听妈妈的话,既不闹也不哭,实在饿极了,就吞两口粗劣得连大人都难以下咽的野菜粥,根本不同那些素不相识的人搭讪。因为特务没有从她们身上查出任何的证据,不得不将她们母女释放了。


任弼时全家与聂荣臻及女儿聂力

小聂力5岁时,党组织为了保证张瑞华母女的安全,决定将聂力寄养在上海一位工人家里。收养聂力的那户人家,收入少,孩子多,生活相当窘迫。小聂力只能一边读小学,一边帮助他家照料几位更小的孩子。当她刚满12岁时,又不得不去纱厂当童工,用自己稚嫩的双肩,过早地挑起了生活的重担。寄人篱下的生活与纱厂童工超强的劳动,使小聂力备尝了人世的艰辛,但也养成了她吃苦耐劳、坚韧不拔、性格内向、稳重大方的性格。1945年,在周恩来的关照下,上海党组织把已经15岁的聂力送到了设在北平的军调部。

叶剑英将军交给聂力一张晋察冀军区领导的照片,并对她开玩笑说:“你拿着照片去对,看你长得像谁,谁就是你的爸爸。”见到父亲后,聂力满口上海话,而聂荣臻则不会讲上海话,只能支支吾吾地搭腔。她取出放在贴身衣服里的照片,脸上露出灿烂的笑容,连看带比划地说:“这是叶伯伯给我的找爸爸的证件”。然后,父女俩笑成了一团。


由于童年的艰辛和充满惊险的经历,铸就了聂力坚毅的性格和自强不息的精神。聂力15岁才上了以父亲名字命名的晋察冀解放区刚刚创办的“荣臻学校”(即八一小学的前身)读书。和比自己年幼一半的孩子们坐在一间教室里,学习面临很多困难,但她不仅毫不气馁,而且以坚强的毅力和勤奋进取的精神完成学业。聂力从不因父亲是部队大首长而放松对自己的要求,她一直是全校成绩最优异的学生。1955年,25岁的聂力考取了苏联列宁格勒精密机械及光学仪器学院,踏上了古老的俄罗斯大地。


事业迈上新台阶

1960年,聂力从苏联学成回国,被分配到国防部第五研究院工作,从此踏上了为国防科技事业奋斗的征程。

回国之初,聂力先进入国防部五院,从实习员做起,先后担任技术员、工程组长、七机部一院十三所室主任、09718工程领导小组办公室副主任、国防科工委科技部七局副局长;1982年,已经52岁的聂力肩头又压上了国防科工委技术委员会副主任的重担,分管海军武器装备的研制工作。她参与领导了银河亿次机和其它军用电子计算机系统、通信、雷达以及电子元器件等方面的研制工作,都取得了突出的成绩。

科技领导不能当门外汉,这对于领导军用电子和海军武器装备研究工作的聂力来说确非易事。然而,她像父亲一样,总是深入到科研第一线去认真调查研究,她尊重老科学家的意见,调动年轻科技人员的积极性,认真听取业务部门的考察研究报告,综合方方面面的意见,在许多重大项目上都做出了正确的决策,如新一代驱逐舰方案的确定等。

有目共睹,20 世纪最辉煌的科技成果之一就是电子计算机,其发展之快,令人始料不及。当我国第一台10 亿次通用并行巨型机“银河—Ⅱ”的研制拉开序幕时,国防科工委党委分工聂力主管这项工作,她又担起了组织领导科研攻关的重担。

在科研攻关中,科技专家们为了国防现代化,勇于放弃个人利益,奉献着属于他们自己的一切:青春、健康,甚至生命。作为领导,聂力无微不至地关心着自己的下属。每逢佳节,她会写一封热情洋溢的慰问信给属下,让他们备感温暖。

聂力懂得在科研攻关中,凝聚力具有多么重要的作用。靠凝聚力,父辈们用小米加步枪战胜了洋枪大炮武装起来的敌人。今天她同样要靠凝聚力去攻克高科技的难关。她常说:“国防科技要靠群体攻关,我只是其中的一员”。

正如“银河—Ⅱ”任务总指挥陈教授在给聂力的一封信中所说:“全所(计算机所)上下,一提到国防科工委的领导,就和您的名字联系在一起,大家都知道您是真心关心我们研究所的,处处为研究所的发展着想。无论是落实任务、解决经费、外汇额度;还是计划调度、誓师动员,或是节日的慰问,经常关心、鼓励、调动大家的积极性,‘银河—Ⅱ’等的研制任务没有您的努力,怎能落实!这十几年研究所的成绩与发展是与您紧密相关的,有了您,我们才有了主心骨。”

“银河—Ⅱ”巨型机研制成功后,在国内外引起了强烈反响和广泛关注,党和国家领导人为之题词,国务院、中央军委致电祝贺,国内200 多家新闻单位及海内外近百家报刊作了大量报道,并在全国十大科技成就和十大电子成果评比中双登榜首,当这支科研队伍被中央军委授予“科技攻关先锋”的荣誉称号时。聂力却默默地退到了后面。   

在国防科技战线,聂力勤勤恳恳、兢兢业业地奋斗了几十个春秋,直接参与和领导了我国海上测量船远航和潜艇水下发射试验,导弹控制系统自动驾驶仪、“远望”号远洋航天测量船等一些震惊世界、壮国威军威的重大科研成就,每一项成果都凝结着她的智慧与心血。

作为女中豪杰,她连续当选为第六届、第七届全国妇联副主席,还身兼全国人大内务司法委员会妇女儿童专门小组组长。她非常热爱妇女儿童事业,注意倾听广大妇女的呼声,为她们谋福利,深受广大妇女的爱戴和拥护。

2007年3,聂力将军在北京市八一中学举行的六十周年校庆活动上讲话

对于中国妇女,聂力有她独到的见解。她认为,中国科学技术队伍的建设离不开占总人口半数的广大妇女的参加。中国妇女也只有在参与科技进步的事业中,不断提高自身素质,不断学会将技术更有效地转变成商品,以繁荣经济,增强国家安全和对祖国的未来发展做出重要贡献,才能实现自身应有的价值。

她在百忙中撰写了《科技进步与中国妇女》一文,以大量翔实的例子和数据说明:“中国妇女已是推动我国社会主义现代化建设,加快我国科技进步的一支重要力量。可以确信,一旦科技与中国妇女实现更深刻地结合,就会变成一种强大的动力,推动我国科技事业更快地向前发展。”因此,她号召:“中国妇女继续坚持自尊、自信、自立、自强的精神,只要社会继续为妇女从事科技进步事业提供物质支持,中国妇女就敢于面向信念的挑战、科学技术发展的挑战、国家经济综合国力增强的挑战和人才竞争的挑战,以拼搏精神积极进取,争做科技战线上的强者。”这篇文章在同一天由《人民日报》、《解放军报》、《科技日报》和《中国妇女报》刊登,之后又被转载于各报刊,用英文翻译到国外,引起强烈的反响,尤其是在妇女界引起了震动。

19889月,聂力被授予少将军衔,是全军新授衔的5位女少将之一。19937月,中央军委签发命令,她由少将晋升为中将军衔。至此,聂力成为了共和国第一位女中将。


和蔼可亲  平易近人

聂力是元帅之女,又是5位女将军中职务最高的一位,但人们平时看到的她却普通而平凡。

有时候,她中午忙得不能回家吃饭,就自己拿上饭盒到机关食堂排队打饭。每每有人让她先打,她总是感激地摇摇头,不愿意接受关照。买了饭,她又常常随意地坐到同志们身边,加入饭桌上无拘无束的“业余讨论会”。

一到过节,聂力就想到家里的工作人员,那些年轻的警卫战士,护士、公务员姑娘们,他们一定会想家的,也许那些年龄小的还会掉眼泪呢。于是她去买一些小礼品,晚上组织家里的工作人员欢聚,让他们感到家庭的温暖,过一个愉快的节日。用她的话说:“我们年轻时在苏联留学,一到过节特别想家。现在小男兵,小女兵都离家那么远,我要让他们像在家一样开心高兴。”等大伙儿高高兴兴地围坐在桌子前,像一家人一样吃过团圆饭后,由她主持的家庭有奖游艺节目便开始了。这个时候,她也变得格外年轻,和那些小男兵、小女兵们一起嘻嘻哈哈地猜谜语、做游戏、讲笑话…屋子里洋溢着异常亲切、融洽的气氛。战士们退伍回家时,总要和将军照一张合影留念。当这些年轻的男兵女兵走出帅府大院后,只要有机会他们总要回来看看。


2008年3月,聂力中将、河北省省委书记白克明参观晋察冀边区革命纪念馆

1991 年初,一位从江苏来的叫皇甫启军的年轻人,来到办公室,告诉秘书:“这次到北京来,我一定要见见聂将军。”原来 3 年前,他曾给聂力开过车,后来转业回到江苏老家,这次到北京出差,他最大的心愿就是见聂力一面。当时,聂力正在开会,休息时,她听说皇甫启军远道而来,赶忙回到办公室,热情地握住皇甫的手,就像见到久别的亲人,不住问寒问暖。临别,聂将军送给他一本挂历,还塞给他 100 元钱,皇甫不要,聂力说:“我没时间上街去买东西,快过春节了,你就代我给孩子买点东西吧。”


严于律己的妇联副主席

聂力将军总是严于律己,把自己看作是普通百姓中的一员。她说:“作为一个人不可能是独立的,她只有置身在群众中才能实现自己的价值;而一个人所具有的人格则应当是独立的,要不为世俗所惑,不为红尘所染,二者兼之才称得上是个堂堂正正的人。”

她从不以聂帅之女自居,把自己的家事隐瞒到几乎密不透风。但记者们还是打听到了一二,纷纷找上门来采访她,可是一涉及到她自己的事,她就矢口不谈,总要求记者们多写那些放弃城市优越生活、为祖国科技事业献青春献终生献子孙的无名英雄们,致使许多记者在她面前吃了闭门羹。

她也从不利用职务之便占“便宜”。一次,她到大连出差,部队官兵见到首长到来,欢欣鼓舞,为了表示心意,部队在她临走时,偷偷送她几瓶香槟酒,让首长尝尝地方特产。回到北京,她发现这几瓶酒不是属于自己的东西,当即叫秘书把酒送给了机关,并从工资中拿出200元寄到大连说:“大家的心意我领了,谢谢!”

19902月下旬,作为全国妇联副主席的聂力,受全国妇联名誉主席康克清、主席陈慕华的委托,撇下重病的聂帅和在病榻上输液的老伴,代表全国妇联专程到武汉,看望了正在武汉举行报告会的刘胡兰式的“金融卫士”潘星兰,地方政府的领导同志考虑到她的职务和年龄,给她安排了一套单人间,她却硬是不住。她说:“我要和大家住一块;让我一人住那大间房子,不是太浪费了吗?我是来看望英雄的,又不是来看风景的。现在国家困难,我们能解决一分钱,就是一分钱。再说也不要人为地把人与人之间的等级差别拉开,和大家住一块多亲热呀!拉拉家常,多了解点情况,何乐而不为呢?

在返京的列车上,聂力又遇到一件“伤感事”。和她同行的一位老同志,由于时间紧迫没买到卧铺票。让这位同志坐硬座太累了!她对上车补卧铺票不放心,说:“就用我的工资给她买一张软卧票。”并当场要秘书一定把这件事记住,上车后,她多次找到列车员、列车长,请求帮助解决,乘务人员见她是一位身穿便装的老太太,便随口答道:“列车严重超员,没有办法解决。”后来还是她的秘书,不得不将她的工作证递给了列车长,列车长才给补了卧铺。事情尽管圆满解决,聂力却生气了:“我最讨厌这种势利眼!

聂力是身居要职的女将军,又是受人尊敬的聂帅之女,可她更是一位堂堂正正的普通人,有着普通人朴实、真诚的情爱和期冀。(文珍)


(责任编辑:黄婷)

上一篇 下一篇

分享到: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