祖国网帐号登录

没有帐号?注册

新闻热线 01063878399/01063878355

  • 微信

  • 新浪

  • 移动端

>中国记忆>正文

从不吸烟的周总理,要了一支烟,把郁闷和愤怒捻得粉碎

2019-01-07 15:00 来源:祖国网

本文作者:纪东,武警指挥学院原副院长,少将警衔。1968年8月奉调担任周恩来总理秘书直至1976年1月周总理逝世。著有书籍《难忘的八年——周恩来秘书回忆录》和《非常岁月:回忆周恩来总理的最后八年》。
从不吸烟的周总理,要了一支烟,把所有的郁闷和愤怒捻得粉碎

周恩来

    周总理不抽烟,得益于在天津南开接受的教育。

    天津南开是一所按照西方教学理念教书育人的新式学校。在上个世纪一二十年代的中国教育界,天津南开是很有名气的。学校规定:南开的学生都不能抽烟。可是,校长张伯苓抽烟。于是,周恩来等学生联名给校长提意见:“你不让我们吸烟,可你身为校长,为什么带头抽烟呢?”张伯苓当场把烟掐灭,说:“以后我如果改不了,就不配管教你们了!从现在开始,我们互相监督!”从此,张伯苓彻底戒烟。

从不吸烟的周总理,要了一支烟,把所有的郁闷和愤怒捻得粉碎

1918年,周恩来(前排左二)与南开学校校长张伯苓(二排左二)等在日本合影。

    从南开学校出来的学生,据说也基本上是不抽烟的。

从不吸烟的周总理,要了一支烟,把所有的郁闷和愤怒捻得粉碎

南开学校的立镜和容止格言

    总理虽然不抽烟,每次开会或者和别人在一起时,他并不禁止别人抽烟。当年国务院的领导,李先念副总理抽雪茄,纪登奎副总理烟瘾也不小,开会时,他们为了照顾总理,都很少抽烟。独臂将军余秋里副总理烟瘾大,他实在熬不住时,就点上一支,离开自己的位置,尽量离总理远一点去抽。

    别看余秋里是独臂,但他点烟,一般都不用打火机,而是划火柴。他划火柴的利索劲儿令人惊叹。穿长袖衣服时,用左胳臂留下的那短短的一截小臂夹住火柴盒,右手轻轻一划,火柴就着了。天热的时候,他爱光脚穿布鞋。有时盘腿坐在椅子上,把火柴盒夹在大脚趾和二脚趾之间,右手拿着火柴,“蹭”的一下,火柴就划着了,动作非常娴熟。他从火柴盒里抽火柴也从不用别人帮忙,熟练得很。时间一长,我们和他熟了,国务院开会时,他就常到我们工作人员坐的那排位置,盘腿坐在椅子上抽一根。我专门观察过他划火柴,有时,他还逗我们说:“怎么样,这动作,你们做不来吧?”

从不吸烟的周总理,要了一支烟,把所有的郁闷和愤怒捻得粉碎

1962年6月,余秋里(前排左一)陪同周恩来视察大庆职工宿舍。

    西花厅工作人员里,秘书抽烟的少。钱嘉东偶尔抽上一根,我看他也只是消遣,没有烟瘾。保健医生卞志强抽烟,烟瘾大一些。卫士张树迎抽烟,是老烟民了。我觉得张树迎之所以烟瘾大,大概和他每隔一天都要熬一次夜有关系。他年纪也大一些胃也不太好,我见过他一边捂着胃部,一边抽烟的情景。他值班时抽烟,不愿让总理闻到烟味,但卫士值班室与总理办公室对门,烟味很容易飘过去。所以,张树迎也尽量克制自己不吸烟或少吸烟。实在想抽时,就到值班室外面的走廊里。

    有一次,我从总理办公室出来,总理坐的时间长了,也跟在我身后往院里走。我一推门,看到张树迎正在走廊抽烟。他看见总理在我身后,眼疾手快地把烟在背后掐灭了,但这个动作还是被总理看到了,况且那烟气还没有散尽哩。总理笑着说:“老张,我可不反对你抽烟啊!天这么凉,你怎么在外面抽呢?”张树迎也笑了,对总理说:“是,我知道。”说着,两个人就一起到院里散步去了。

    我到现在一直不抽烟,也得益于总理身边的这个工作环境。我来西花厅没几天,老秘书就告诉我总理不抽烟,我也看不到秘书抽烟。本来我在连队做指导员工作时,晚上熬夜多,已经买了盒“香山”牌香烟准备着,还没等开包,就接到杨德中政委找我谈话的通知,那盒烟也就“作废”了。我想如果我继续在部队工作的话,我可能早就成为“烟民”或“烟鬼”了。

    1973年5月31日,总理陪同外宾到西郊首都体育馆观看体育表演。车子快到动物园时,我问总理:“总理,今天是世界禁烟日,可世界各国和我们还生产那么多香烟,为了提高烟的质量还要进口烟叶,这不是矛盾吗?”总理也想起了这个日子,“对,今天是禁烟日。”他接着说:“这个问题,你就不懂了吧。全世界、全中国抽烟的人不少啊,这种习惯的养成不是一两天的事,禁烟也不是短期行为。所以既要宣传吸烟的危害性,提倡不吸烟,少抽烟,但又不能用行政命令的方式去禁烟,要在提高认识的基础上,靠自己去改掉影响身体健康的这种习惯。国家对烟草的生产实行控制,对烟草的销售实行专卖,还要加强税收。烟草的税收是很高的。生产烟草的厂家,要给国家纳税,那么谁抽烟,也等于给国家纳税。”

    总理不抽烟,但据说“文化大革命”中,他在人民大会堂曾经要过两次烟。

    1970年11月12日,夜已经很深了,总理在人民大会堂接见罗马尼亚外贸部长。总理破例要了一支烟,并对罗马尼亚外贸部长说:“我困得不得了,只好抽烟。即使我不跟你谈话,我也不能睡觉,还要做别的事情。”这是总理为了提神要的一支烟。

    1973年11月,美国国务卿基辛格来访,周总理与基辛格举行了会谈。这样的会谈,总理都是按照事前中共中央和毛泽东主席确定的方针和几经修改的方案进行发言的,没有越雷池一步。但由于参与会谈的有关人员认为:周总理在会谈中说错了话,右了。

从不吸烟的周总理,要了一支烟,把所有的郁闷和愤怒捻得粉碎

周恩来与基辛格

    毛主席误信了有关人员的这种反映。于是提议召开政治局扩大会议,批评周总理和叶剑英在中美会谈中的所谓右倾错误。在这次会议上,当受到江青等一伙人猖狂攻击和一些同志无端的激烈批评时,总理向坐在他身边的一位同志要了一支烟。他接过烟,却不点燃,只是捏在手里,不停地揉捻,直到把那支烟捻得粉碎。从不吸烟的周总理,要了这一支烟,他内心的郁闷和愤怒一定已经达到了极点。但他强忍着,把所有的郁闷和愤怒都像那支烟一样,捻得粉碎……

声明:本文系祖国网根据《非常岁月:回忆周恩来总理的最后八年》一书中的内容编辑整理。转载请注明来源。

(责任编辑:黄婷)
上一篇 下一篇

分享到: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