祖国网帐号登录

没有帐号?注册

新闻热线 01063878399/01063878355

  • 微信

  • 新浪

  • 移动端

>文化中国>正文

2018年,这些“奇葩”书名,让人无言以对

2019-01-09 15:06 来源:光明日报

    2018年已经离我们远去了。在这一年里,您读了多少本书呢?又有多少书给您留下了深刻印象?阅读一本好书, 能让人增长见识、开阔眼界。

    不过,咱们今天要谈的是另一种书。它们的共同特点是,都拥有一个让广大读者无言以对的书名

    近年来在奇葩书名界雄踞一方的作家大冰,就是一例。《乖,摸摸头》《阿弥陀佛么么哒》《好吗好的》《我不》……他的书名,永远这么有特色。今年,他也没有让忠实粉丝失望,推出新作《你坏》说实话,大冰的书名确实很萌,也很吸引眼球,隐隐透露出图书市场中的某种成功密码。

大冰《你坏》

    青春文学,一直是奇葩书名的重灾区,今年也不例外。比如,7号同学的作品《周周复年年》,就让大多数读者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只能说,莫名其妙的文艺风,配合虚无缥缈的仿古风,或许在某种程度上符合部分读者的口味吧。

7号同学《周周复年年》

    陈鹿鹿写的《我生在1994,我是不是老了》则让我这种80后无言以对。越是年轻,越要慨叹年华逝去,似乎已成为新一代作家获得成功的不二法门。

《我生在1994,我是不是老了》

    上述书名的共同特点都是,有些云山雾罩、玄妙无穷。

    一些科普类读物也沾染上了类似习惯,比如《让你的肥胖自愈 : 吃饱了再减肥》科普减肥方法,本是件功德无量的好事,但将一个匪夷所思的悖论设置为书名,真可谓用心良苦。

《让你的肥胖自愈 : 吃饱了再减肥》


    又如,讲述创业的《给你讲个笑话:我是创业公司CEO》同样剑走偏锋。

《给你讲个笑话:我是创业公司CEO

    不可否认的是,图书营销当然要考虑市场需求,在书名上花样翻新也可以理解。只要不违背公序良俗,都无可厚非。这样的一种书名设计取向,事实上也隐隐地改变着图书市场的整体景观,甚至连严肃读物也会受到影响。

    一些内容扎实、有料的书籍,也不得不在取名一事上向标题党取经。有时,还会出现一些十分有趣的现象。比方说,近年来不少民国作家的作品,都被取上了矫揉造作的书名。2018年,又一批新书与我们见面:《愿化一面镜子,常常照你笑》《山河故人》《人生非若春日蔷薇》……猜猜,它们都是谁的大作?你或许猜不到,答案是朱生豪、汪曾祺和郁达夫。

     可见,老老实实为这些大作出一本《XX文集》,已经成为一种落伍、过时的做法。只是,这种做法就有些过了,图书市场倒没必要一定要赶那种时髦,留下一些严肃阅读的空间,也不过度扭曲原作者的写作意图,才更合适一些。

    不过话说回来,其实大家都明白,一本书的内容好坏、质量高低,和书名没有多少关系。

    2018年里涌现出的种种奇葩书名,某种程度也折射出眼下图书市场中的某种浮躁风气。但或许,我们也应该对此现象保持一份同情理解。原因很简单,图书既是知识与文化,也是商品,需要适当的营销手段。但每个读书人或许也不妨反躬自省,是不是因为我们自己偏爱标题吸引人的浅阅读,而非深度阅读,客观上也促成了这一现象呢?若人人都好读书,敢于啃一些有分量的读物,那么奇葩书名恐怕也就会少一些了。


(责任编辑:黄婷)

上一篇 下一篇

分享到: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