祖国网帐号登录

没有帐号?注册

新闻热线 01063878399

  • 微信

  • 新浪

  • 移动端

>财经报道>正文

全球粮食进口或多花510亿美元,490亿为价格上涨所致

2022-06-17 15:05 来源:第一财经

  以2022年为例,今年全球粮食进口支出预计将比2021年增加510亿美元,其中490亿美元是价格上涨所致,其中既包括农产品本身的价格,也包括运输价格。
  高企的粮价何时是尽头?
  近日,联合国粮农组织(FAO)发布最新半年期《粮食展望》报告(下称“报告”)。报告指出了一个严峻现实:在各种农产品价格不断高企的当期,今年全球各国在粮食进口方面的支出将创下1.8万亿美元的新纪录,但推动这一费用走高的因素并不是贸易量的增加,而是农作物本身的价格和运输成本上涨。
  粮农组织总结称:“令人担忧的是,许多脆弱国家在粮食方面的进口支出增加,但获得的粮食却在减少。”
  联合国粮农组织会在每年6月和11月初分别发布全球范围内的《粮食展望》,提供粮农组织对全球主要食品市场供求趋势的分析,包括谷物、油料作物、食糖、肉类、乳制品和鱼类产品,并关注粮食商品期货市场和运输成本的发展趋势。
  值得注意的是,本期报告专门探讨了2月底爆发的俄乌冲突对当前全球粮食商品市场构成的风险。
  粮价高企,农民却不是受益者
  报告显示,全球各国在粮食进口方面的支出已从2019年的1.45万亿美元骤升至今年的1.8万亿美元,每年均呈递增态势。以2022年为例,今年全球粮食进口支出预计将比2021年增加510亿美元,其中490亿美元是价格上涨所致,其中既包括农产品本身的价格,也包括运输价格。价格上涨因素占96%;增加的贸易额仅为18亿美元,占增加的进口支出的3.5%。
  具体分地区来看,对于发达国家而言,导致粮食进口支出增加的主要因素是受动物油脂、植物油脂以及谷物价格上涨所推动。其中,在“动物油脂、植物油脂”这一分类中,发达国家2022年进口费用较2021年增加120亿美元,为细分粮食品类中支出增幅最大的类目;紧随其后的是海鲜产品,2022年同比增加110亿美元;谷物进口增长84亿美元。
  报告显示,当发达国家花费更多开支应对农水产品价格上涨时,发展中国家以及最不发达国家则选择削减在谷物、油料和肉类方面的进口。报告认为,这说明,上述地区已无力应对价格上涨。
  就在本期展望发布前夕,最新发布的5月粮农组织食品价格指数(FFPI)为157.4点,环比下跌0.6%,但同比仍高出22.8%。这是该指数3月创新高后连续第二个月回落。3月,这一指数跃升至159.3,为1990年指数推出以来的最高值。联合国粮农组织每月发布一次该指数,用来衡量全球贸易中最活跃的食品类商品国际价格变化。
  5月环比下跌的原因在于植物油和乳制品价格指数下跌,而食糖价格指数下跌幅度较小。与此同时,谷物和肉类价格指数上涨。谷物价格指数5月平均值173.4点,比4月上升3.7点(2.2%),同比增长39.7点(29.7%)。
  以小麦为例,无论是国际谷物理事会(IGC)的小麦价格指数还是芝加哥期货交易所(CBOT)9月小麦期货价格都在高位震荡。IGC小麦价格指数正在逐步逼近2008年前后的高位;而CBOT9月小麦期货价格则一路走高,早已跨过1000美分/蒲式耳。
  就产量和库存而言,报告预计2022年世界主要谷物产量将出现四年来的首次下降,而全球消费量也将出现20年来的首次下降,原因在于饲用小麦、粗粮和大米消费量减少,而谷物食用消费量预计不会受到影响。


  此外,小麦库存将小幅增长,主要原因是预计中国、俄罗斯等将增加库存;玉米的产量和消费量预计将创下新纪录,这与巴西和美国乙醇产量增加以及中国的工业淀粉产量有关。
  报告认为,虽然粮价高企通常对生产者有利,然而,由于能源成本上升,以及一些关键肥料出口受限,导致投入品成本快速攀升,远远抵消了粮价上涨带来的利润。联合国粮农组织2021年新推出了包括能源、肥料、农药、饲料和种子价格的全球投入品价格指数(GIPI)。目前,该指数处于历史最高水平,过去12个月的增速甚至超过了粮农组织食品价格指数的涨幅。该指数旨在分析投入品价格快速上涨对粮食价格和未来价格走向的影响。报告解释道,尽管消费者面临价格上涨,但对农民来说实际价格却很低,并且还在下降,这将挫伤农民增产的积极性。
  俄乌冲突影响将持续至2023年
  作为全球两大重要粮仓,俄乌冲突已引发粮农组织的密切关注。尽管俄乌双方都在公开场合多次表示不愿为当前全球范围内的粮价走高“背锅”,但无论是西方对俄制裁还是乌克兰港口被封锁等,这些事实均已催生了“蝴蝶效应”,并且在第一时间传导至国际粮食市场。
  报告显示,俄乌两国在葵花籽、大麦、小麦、玉米、油菜籽及大豆这些细分的农产品市场均不可或缺。俄乌分别是世界最大和第五大小麦出口国;两国合计分别占全球大麦、小麦和玉米供应的19%、14%和4%,占全球谷物出口量的三分之一以上。
  谁是俄乌农产品的主要买家?报告显示,在小麦市场,厄立特里亚、亚美尼亚、蒙古、阿塞拜疆等对俄罗斯和乌克兰小麦的依赖程度逼近100%;在葵花籽油市场中,帕劳、马约特(Mayotte)、阿尔及利亚、白俄罗斯以及埃及则100%依赖俄罗斯和乌克兰出口的葵花籽油。
  此外,在投入品领域,俄罗斯也是全球化肥的主要供应国。2021年的数据显示,俄罗斯是全球最大的氮肥出口国、第二大钾肥出口国以及第三大磷肥出口国。
  由于俄乌在农产品领域的主要出口市场多为欠发达国家,因此,联合国秘书长古特雷斯此前已呼吁警惕俄乌冲突对发展中国家经济产生的巨大影响,会加剧整个非洲的粮食、能源和金融“三重危机”。
  市场人士预计,俄乌冲突可能导致乌克兰当季粮食减产超过50%。报告预计,鉴于俄乌冲突短期内难见缓和,因此,俄乌所在的黑海地区小麦出口对全球出口贡献将从2019年前的35%下滑至2022~2023年约27%的份额。
  联合国粮农组织首席经济学家托雷罗(Maximo Torere)日前表示,俄乌冲突带来的粮食危机可能会持续到2023年。
  在当地时间13日开幕的联合国粮农组织理事会第170次会议上,粮农组织总干事屈冬玉表示,农业是持久和平与安全的关键之一,俄乌冲突减少了粮食、饲料和肥料的出口,导致粮食价格上涨,威胁2023年粮食收成。他呼吁加强人道主义行动,推动和平与发展。 制图/蒋皓明 作者:潘寅茹


  责任编辑:赵娜

上一篇 下一篇

分享到: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