祖国网帐号登录

没有帐号?注册

新闻热线 01063878399

  • 微信

  • 新浪

  • 移动端

财经报道 >国际经贸>正文

中国企业投资乌兹别克斯坦的前景、阻碍以及改善乌国投资环境的建议

2022-08-30 15:43 来源:《祖国》杂志

  乌兹别克斯坦共和国,简称乌兹别克斯坦,地处中亚腹地,是世界上仅有的两个双重内陆国之一,国土面积44.74万平方公里,截至2019年4月人口约3338万,官方语言为乌兹别克语,俄语为通用语言。我国“新丝绸之路经济带”倡议与乌兹别克斯坦国家发展战略高度契合,使得乌兹别克斯坦成为中国企业最为关注的投资目标国之一。中国长期以来保持乌兹别克斯坦第一大贸易伙伴,第一大进口来源国和第一大出口目的地国的地位。随着乌兹别克斯坦改革开放程度不断加深以及中国“一带一路”倡议持续深化,中国企业对乌兹别克斯坦的投资热情将会持续升温,乌兹别克斯坦将成为中亚地区最热门的投资目标国之一。


  8月14日,参观者在第六届丝绸之路国际博览会主宾国乌兹别克斯坦展区上了解当地特色商品。
  中国企业投资乌兹别克斯坦的前景
  (一)乌兹别克斯坦拥有丰富的资源储量和巨大的经济发展潜力
  首先,乌兹别克斯坦拥有丰富的资源储量。乌兹别克斯坦矿产资源储量总价值约3.5万亿美元,现探明有近100种矿产品。其中,石油探明储量为1亿吨;凝析油探明储量为1.9亿吨;天然气探明储量为1.1万亿立方米,占世界总储量的0.6%。乌兹别克斯坦的支柱产业向来被称为“四金”,即“白金”棉花、“乌金”石油、“蓝金”天然气以及黄金。因其棉花产量巨大,曾一度占前苏联地区总产量的2/3,因此素有“白金之国”的美誉。
  其次,乌兹别克斯坦拥有巨大的经济发展潜力。乌兹别克斯坦在中亚地区拥有较发达的工业基础。乌兹别克斯坦借助其成效显著的经济改革,成为2008年经济危机中亚地区损失最小的国家。而且面对经济危机,乌兹别克斯坦率先采取应对措施,取得了较好的效果。受经济转型影响,2017和2018年GDP增速有所下降,但也达到了4.46%和5.13%。
  (二)中国与乌兹别克斯坦经济合作具有深厚的政治基础
  中国与乌兹别克斯坦于1992年1月2日正式建交。建交以来,两国交往甚密,高层互访频繁。乌兹别克斯坦还是上合组织创始成员国之一,在国际舞台上一直是我们信赖的政治伙伴,其在台湾、西藏以及打击“东突”等问题上一贯支持我方立场。中乌两国的睦邻友好关系,为中国企业在乌兹别克斯坦开展投资业务打下了坚实的政治基础。
  (三)中国企业投资乌兹别克斯坦具有充分的法律保障
  1.较为完善的双边投资协定(BIT)
  中乌双边投资协定(BIT)于2011年4月19日在北京签订。中乌BIT关于投资者一般待遇包含了公平公正待遇、国民待遇和最惠国待遇。其中国际公平公正待遇也经历了由最初的实体法条界定,过渡到以“稳定的商业法律环境”界定,再到以“投资者的合理期待”界定,最后发展到多重要素的判断标准,包括正当程序、稳定性、透明度以及合法期待的保护等。
  2.较为系统的国际税法保障
  中国与乌兹别克斯坦是较早开展国际税收合作的国家。早在1996年7月3日,双方就在塔什干签署了《中国与乌兹别克斯坦关于对所得避免双重征税和防止偷税漏税的协定》。2011年4月18日,双方在北京又签署了《关于修订1996年7月3日签订的<中国与乌兹别克斯坦关于对所得避免双重征税和防止偷税漏税的协定>的议定书》。中乌双方密切的国际税收合作,为中国投资者降低投资税赋及成本提供了较为系统的国际法保障。
  3.较为完备的国内法制支撑
  乌兹别克斯坦正处于经济转型和改革开放的关键时期,为吸引外资发展本国经济,其制定了多项投资及税收优惠政策,极大地增强了其国内市场对我国投资者的吸引力,充分保障了外国投资者的合法权益。除此之外,合资公司在国家交易所还有优先调汇权。
  (四)“后卡里莫夫时代”为中乌合作缔造前所未有的机遇
  卡里莫夫执政25年以来,对内巩固政权,完善政治体制,健全法制,改善民生,对外奉行大国平衡主义,与美国、俄罗斯及中国都比较交好,为国内经济稳定增长创造了良好的国际国内环境。米尔济约耶夫上台后,在“后卡里莫夫时代”施行的一系列内政外交政策,为乌兹别克斯坦人民安心发展经济提供了非常有利的政治经济环境。
  中国企业投资乌兹别克斯坦的阻碍
  (一)大国平衡外交的负面影响
  乌兹别克斯坦自独立以来始终奉行大国平衡主义外交。在对外关系上,坚持独立自主,不结盟,不站队,与各大国之间保持良性互动。2016年9月8日,时任代总统的米尔济约耶夫在上下两院联席会上就声称,乌兹别克斯坦不参加军事联盟,不允许在本国领土部署外国军事基地的立场是坚定不移的。在与俄罗斯的关系方面,俄罗斯作为前苏联地区的经济霸主,一直将中亚地区视作自己的“后花园”,其所倡导欧亚经济联盟,正是其谋求大国复兴的有力武器。在与美国的关系方面,自阿富汗反恐战争之后,美国开始涉足中亚地区,“九一一事件”之后,中亚地区大国关系发生了微妙的变化。
  大国平衡外交策略,一方面为其国内经济的稳定发展创造了非常有利的国际环境,另一方面也给其带来了一定的负面影响。
  (二)威权政治与腐败危机
  乌兹别克斯坦的政体是总统共和制,总统掌握着国家的最高权力,近年来威权统治的弊端也逐渐显现,总统的地位逐渐扩大,使得国家在大多数情况下不得不依靠总统的个人智慧和决断力。威权政治必然导致某些政策未经论证便盲目落地,进而影响外国投资者进入乌兹别克斯坦投资的准确判断。此外,乌兹别克斯坦还是腐败比较严重的国家之一。根据国际反腐败非政府组织透明国际发布的2018年度全球清廉指数排名,乌兹别克斯坦仅得分23分,在参与评比的180个国家和地区中位列第158位。腐败程度较高势必导致外国投资者在东道国难以根据程序正当性维护自身合法权益,在投资过程中受到重重阻碍。
  (三)“三股势力”的潜在威胁
  恐怖主义、分裂主义和极端主义(简称“三股势力”)中宗教极端势力的典型代表就是乌兹别克斯坦的伊斯兰运动组织。中亚地区是欧亚大陆的结合部和过渡区域,是欧亚大陆陆路交通要塞,既与阿富汗及伊朗等备受关注的焦点国家为邻,又毗邻中俄两个超级大国,其一直是一部分宗教极端势力和恐怖主义选择的栖身之地。“三股势力”的潜在威胁,给中国企业在乌兹别克斯坦投资带来了一定的潜在风险。
  (四)法律政策稳定性尚显不足
  乌兹别克斯坦的总统令及内阁令颁发特别频繁,而且数量庞大。短时间内颁布新的法令以变更之前法令的情况时有发生。这就导致投资者要时刻关注乌兹别克斯坦法律的最新变化,随时根据法律变化调整自己的经营策略。乌兹别克斯坦政策法律的不稳定性,给中国企业在乌兹别克斯坦经营业务带来了一定的风险。
  (五)司法保护普遍存在
  在乌兹别克斯坦,能源矿产方面的投资主要通过签订产品分成合同或者成立合资公司的形式经营;其他行业一般通过成立子公司或者合资公司的形式经营。按照乌兹别克斯坦合同签订惯例,在侨民公司之间签署合同,一般选择当地法院诉讼。由于乌兹别克斯坦腐败严重且民族主义盛行,因此递交到当地法院审理的案件外资企业很难胜诉。这就导致中国投资企业在日常经营中要尽量避免引起纠纷,利用各种手段息讼。
  改善乌兹别克斯坦投资环境的几点法律建议
  (一)建立和完善外国投资管理和协调的法制机制
  2019年11月13日,乌兹别克斯坦总统米尔济约耶夫签署了《关于成立乌兹别克斯坦总统下属外国投资者理事会》的法令。乌兹别克斯坦应积极推动外国投资者理事会的尽早成立,并持续完善理事会工作法制机制,制定章程、议事规则以及会议决议落实规则,使理事会工作有法可依并富有成效,为外国投资者在乌兹别克斯坦投资创造公正透明的投资环境。
  (二)持续深化双边法制合作与对话
  首先,在安全合作方面,早在2003年9月4日中国就与乌兹别克斯坦签署了《关于打击恐怖主义、分裂主义和极端主义的合作协定》(以下称《协定》),在《打击恐怖主义、分裂主义和极端主义上海公约》的框架内进行安全合作。
  其次,在经贸合作方面,早在2010年中国与乌兹别克斯坦便成立了政府间合作委员会,以不定期会晤的形式深化双边合作。因此建议在政府间合作委员会召开会议之前,两国政府充分发扬本国民主,全面调研两国在国际投资领域中遇到的现实问题,加强两国投资者的参与度。
  (三)积极探索投资争端解决新模式
  2019年8月7日,包括中国在内的46个国家在新加坡签署了《联合国关于调解所产生的国际和解协议公约》(以下称《公约》)。《公约》旨在建立一套直接执行调解产生的和解协议的机制,赋予了和解协议强制执行的效力。中国应在加快创建与《公约》相适应的国内调解体系的同时,加紧构建“一带一路”调解解决争端机制,积极创建与“一带一路”建设有关的调解中心,同时劝导乌兹别克斯坦加入《公约》。
  结语

  中国改革开放取得了举世瞩目的成就,给乌兹别克斯坦改革开放提供了很好的借鉴。乌兹别克斯坦向外国投资者大开国门,提供了诸多投资优惠政策,极大地促进了本国经济的发展。更有传言称,在未来10-20年间,乌兹别克斯坦的经济将会有更大的跨越,或将取代哈萨克斯坦成为中亚经济的领头羊。作为世界第二大经济体以及最大的发展中国家,中国在共建和谐世界的道路上矢志不渝。中国应借助建设“丝绸之路经济带”的有利时机,鼓励中国企业积极前往乌兹别克斯坦投资,并为改善乌兹别克斯坦投资环境做出应有贡献。在保障中国企业投资利益的同时,帮助乌兹别克斯坦振兴经济,促进中亚经济繁荣,展现一个负责任大国的良好形象。(作者徐宝伟、孙长龙单位均系中国石油国际勘探开发有限公司)


责任编辑:赵娜

上一篇 下一篇

分享到:
0